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敦煌九色鹿跃进了科技的穿越门

敦煌九色鹿跃进了科技的穿越门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敦煌文创正迎来新的数字变革。

今年初,商汤科技与敦煌文创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开拓文化艺术与现代科技交融的数字文创新形态。

本月,合作成果已经正式亮相。《千年一瞬-敦煌九色鹿限定数字壁画》(以下简称《敦煌九色鹿》)近日正式发布,并且采用了限量珍藏发售的形式,《敦煌九色鹿》共计2022份。这是双方达成战略合作以来,围绕“敦煌文创”IP共同推出的首个数字文创产品,它采用了区块链技术验证,确保每一块“数字壁画”均独一无二。它既可以作为实物摆件供于欣赏,又融合了商汤AI+AR技术带来的沉浸式体验,为数字文创赋予全新的视觉感官和互动玩法。

数字文创并非什么新鲜品。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科技互联网公司开始和文化品牌合作,以IP构建为核心的文化生产方式盛行:从线下到线上,从短视频平台到互动体验,从动起来到游戏化......其最核心的目的,就是打造更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中国传统文化符号,宣扬传统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商汤科技和敦煌文创在《敦煌九色鹿》上又有所创新,其采用实体精品定制+限量发售的概念,让科技+文创似乎更符合了“数字藏品”的价值。

《敦煌九色鹿》在上市预告初期,用户关注度异常火爆,以至于正式上线后,产品即在开售2分钟售罄,一时也一物难求。这次我们也有幸与项目的幕后团队进行了访谈,了解到《敦煌九色鹿》这个数字藏品背后的故事。

九色鹿跃出壁画

《敦煌九色鹿》其实是一个精美的实物摆件,背后讲述的是《鹿王本生图》的故事。

使用方式也很简单。通过手机APP“数字猫”扫描产品实物,屏幕中便会开启一扇虚实穿梭的“任意门”,用户可以在现实世界行走,在物理世界穿过这个“穿越门”之后,人们就从现实穿越到了敦煌莫高窟257窟数字空间当中。

 图源:截取自官方视频
图源:截取自官方视频

走进莫高窟257窟数字空间,著名的敦煌壁画《鹿王本生图》的画面也随着故事徐徐展开——

 图源:截取自官方视频
图源:截取自官方视频

“一天,九色鹿救起了一位溺水之人。溺水人叩头称谢,发誓不泄露九色鹿的任何信息。不久后,王后听说九色鹿的皮毛十分美丽,要用它的皮毛做衣服。溺水人便将九色鹿的信息出卖给了国王。国王带领军队浩浩荡荡的前去狩猎......”

 图源:截取自官方视频
图源:截取自官方视频

原本壁画上静态的九色鹿重新焕发了“数字光彩”,它扬起了前蹄,并发出叫声。

 图源:截取自官方视频
图源:截取自官方视频

而简短的一分钟小视频内容,也更生动地展示了美丽善良的九色鹿王舍己救人,却反被其出卖,最终惩恶扬善的故事。

商汤科技数字空间事业群数字文娱事业部总经理栾青在接受品玩采访时表示,这个产品大概从去年年中的时候开始打造。经过一年的合作时间,敦煌文创通过商汤自有文创品牌——数字猫平台,构建了一个基于实物AR呈现的数字文创内容。

数字猫,结合了商汤科技的一系列技术化方案,在具体的展现形式上,也包括了APP、小程序和各种H5页面等多种方式。

手机通过数字猫APP扫描,而实体“数字藏品”内部则内置芯片,蕴含着要展现的数字内容,最终经过商汤AI+AR的技术架构整合。栾青认为,数字猫平台更像是一个桥梁的概念——它连接着商汤的内部技术和外部文创品牌,连接着数字和真实世界。

“以前大家买一个文创产品,可能就是一个实体小型的摆件,或者各种各样的本子明信片等等,这是我们大家比较熟悉的文创形式,但是现在新晋出来的数字场景形式是完全在虚拟世界里的,我们发现我们不光可以拥有实体的或者数字的一些内容,我们完全可以让实体赋能数字内容,把数字的文创产品、数据的内容搬到现实来。”

科技这个穿越门

引发大家探讨的,是商汤科技这个“AI穿越门”的概念。

商汤和传统文化IP的结合,可以追溯到几年之前,主旨就是通过AI的原创技术将文化进行更好的展现和发挥。这个大方向已经做了几年时间。

这几年,商汤科技和文创品牌也尝试了多种方式,但敦煌工美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总经理刘霞霞提到,“《敦煌九色鹿》主题与科技融合是前期没有做过的。

栾青也认为,跟敦煌合作在各个方向,从城市文旅到IP合作已经有了比较长时间的各种交流和合作,大家一直都是惺惺相惜的,也因为两边团队一直有着长期很好的合作氛围,于是双方都激发出来希望能够打造敦煌宇宙的想法。

敦煌宇宙,即通过AI的能力将敦煌近年以来的变化与它文化背后的故事以一种更好的方式展现出来。

莫高窟是一座融绘画、雕塑和建筑艺术于一体,以壁画为主、塑像为辅的大型石窟寺。以前我们想要去了解这种文化更多需要走到窟里。

鹿王本生图(左),图源:Google艺术与文化
鹿王本生图(左),图源:Google艺术与文化

而“走”这个动作激发了商汤技术团队的想法。扫描实体“数字藏品”,会在现实场景中浮现一个穿越门,走过这个穿越门,就进入到了数字空间的莫高窟。

穿越门,其实是最早商汤科技提出了一个概念。

据介绍,穿越门使用了商汤科技AR相关的技术,包括图像识别与定位,以及空间的实时定位技术,除了将图像非常精准稳定的识别出来之外,还需要让所有人拥有的不同型号的手机、不同的硬件都可以很稳定的展示,这也是商汤SenseMARS火星混合现实平台最大的价值和优势。

有意思的是,本次恰巧敦煌文创的Logo就是一个门的形状,这个门的定义,奇妙敦煌的故事相结合。“科技是一个入口,敦煌的内容也是一个入口,这些入口的终点也许是一个更遥远的科技未来和更深邃的精神世界所以我们觉得很贴合。”北京艺述事联合创始人赵东宝告诉品玩。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有很多方案。比如一开始在想是不是让这只鹿从我们的能量底座升出来,在我们的房间里跳一跳;也想过壁画可以在眼前以一个平面的方式从左到右展开或者是不是壁画应该在屋子正前方,因为壁画很大,可以在屋子里从左到右排列就可以从左到右像在窟里看。“但当时有一个比较核心的意见大家希望原汁原味把内容更好地呈现出来,让人们进行观赏。”栾青称。

最终,穿越门代表的时空交叠的创意思路,让九色鹿文创开发相对来说成为了敦煌文创IP里AI技术非常成功的结合实验。而利用这个穿越门,后续商汤科技也将通过“数字猫”APP文创平台的技术能力,持续深耕数字文创产业,后续还有更多与顶级传统文化IP结合的数字文创产品推出。

当科技和文化大碰撞

近年来,文创产品借助了新兴技术,也借力了互联网资源,实现了文创产品更广泛的“出圈”。

不过,传统文化和科技技术的结合,后者仍然是一个辅助的作用,重要的仍然是文物故事内核本身。

真正能打动用户内心的,能与用户产生共鸣的,是莫高窟场景的氛围,是多少年都不曾改变的文化故事

刘霞霞也认为,其实作为每一个文创作品还有IP的背后,就是在深度挖掘一些被忽略的故事和主题。“在进入数字文创井喷期阶段的时候,我们还是(希望)聚焦文化和AI技术结合的价值,在能够产生最好的效果同时,我们也考虑到了技术对文化建设所造成的异化。”

一方面,技术只能是作为一个赋能手段,在满足消费者的即时性感受上,强化了它的不可替代性;另外,要避免过渡成为技术型的体验时,不要忽略文物产品本身的文化价值。

这个过程里,不是很多文物适合动起来。蒙娜丽莎神秘的微笑,不应该在短视频平台被动图过度消费;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它的留白和每一个细节,让这种画只适合静态观赏。如果你真的让它们动起来,对本身画面的呈现是有破坏性的。

赵东宝的感触是,让文物动起来的这个事情,应该要诞生于真实的需求,这是一个原则上的问题。“我们判断它真的是有必要动起来,动起来以后能解决掉实际的问题,才让它动起来。”

商汤科技团队也一直都在避免技术主导文化,他们更希望的是文化去主导技术,所以在整个创作过程中,更多的思考在于文化在展现中需要什么,而不是说用技术堆砌文化的理念。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商汤科技需要尊重IP的所有者,“如果说AI技术可以让大家更好的看到壁画最原始的样貌,我们就去使用它。比如我们穿越门,能够让大家有更好的时空穿梭概念,那就使用这样的技术呈现方式。”栾青称。

和文化圈的人合作了很多年,商汤科技的团队也和文化圈越来越同频了,都成为了传统文化领域的爱好者。

数字文创的3.0时代

在设计这个数字藏品之前,艺述事对“数字藏品”进行了一个背调性的研究。他们发现,中国的数字藏品市场和海外的数字藏品市场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处于不同的艺术生态和艺术环境,包括大众对于艺术的理解,其实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刘霞霞以敦煌文创举例,敦煌的IP面临的也是多重挑战,国内市场上大大小小的敦煌IP不同的机构在运作,但更多的还通过敦煌IP来扩充流量,为自身完成商务变现。但是现在在做的这个项目,从定位上就是不能消耗敦煌IP,而应该是挖掘具有传播价值的文化内容

数据报告显示,目前文创消费市场中Z世代已经占据为主流群体,这个群体对敦煌的IP表现出了积极的市场反响和文化认同,而目前的“数字藏品”还是以文物性的藏品为主,带有强历史感和文化感,所以和技术的结合也是为了打动这部分群体,基于对新的时代文创消费群体做研究和分析,来做得这款产品。

作为设计师出身的赵东宝感触很多:中国所谓的新消费群体只是刚刚处于一个萌芽的阶段,它应该伴随的还是一种年龄性的群体划分,Z世代消费群体有着不一样的消费需求。而这个问题其实IP方、设计方、运营方和消费者都需要共同进步,之前文创行业对于文创的理解基本停留在“贴牌贴标”的初期阶段,认为一个产品贴上了文化机构的标志就变得有文化价值感了。这其实是数字文创1.0时代。

后来2.0时代大家慢慢开始变得注意内容,主要看你的内容是不是我喜欢的,如果你的内容在先,相当于文化背书在后,真正的进入到了一个所谓消费品的概念。

“Z世代,我觉得是一个3.0的时代,是从解决了消费者的基本消费需求之后,进入到了一个体验性的阶段,你在满足了我基本的消费需求之外还要满足新奇特的新定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