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媒: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昨儿码了一篇八卦,大概最后一段犯了点忌,已经木有了。后台有人问我讨要原文,算了,也就是个八卦,不看没啥损失,不要再讨要了。

今儿这篇,其实是昨儿起了八卦后的后续。本来就想写。大致上,昨儿那篇属于讲故事,今儿这篇属于论道理。没有啥特别八卦,先说头里。

沪媒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且不说是好还是坏,总是有道理可循的。论完道理,就可以展望一下沪媒将来会如何。

上海这个地方,有所谓“海派文化”之谓。文化这个东西,是依托在各种媒体上。海派文化兴起之时,乃是沪上媒体最兴旺之时。不过这是旧话,旧到都不是本朝之事。

建国后,上海乃是全国之常务副中心,甚为重要。而且发生过一些事,使得总体上高层对沪媒极为重视。重视,同时,也就意味着管理甚多。

在传统媒体还一统江湖的时代,上海更是大搞媒体集团,基本上形成解放、文新、SMG三派格局,且统一管理。这是背景。而作为一个带有商业属性的组织,沪媒经济上倒也做得风生水起。

上海这个地方,4A公司很多(当然也有很多自称4A其实严格意义上不能算4A的营销公司。严格意义上,所谓4A,那得是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Advertising Agencies的会员)。过去的媒体生意,基本上是甲方到乙方(所谓4A)然后再到丙方(所谓媒体),4A多,生意就多。所以,上海的营销生意,是相当发达的。

整体上,沪媒虽然管理甚严,但生意真是不缺。利润上看,沪媒的的确确辉煌过一阵子。

上海人很勤奋,也很聪/精明,还很有契约精神(大概是大陆最有契约精神的一个城市了)。这些特点放在生意场上,是极大的优点。

上海还有个特点,叫“精致”。上海有句本地话叫“螺蛳壳里做道场”,形容在很小的居室里也能装修得美轮美奂。精致这个特点,在媒体上的反映是:不能碰的内容不会去碰(至少不会大碰特碰),但能碰的内容,就一定做得漂亮。

做生意,就是捞食。上海人的吃相,是相当文雅的。

在一片精致的捞食气氛下,沪媒有个异数,那就是“东方早报”。

应该是前年吧,我在飞机上看到东早的一则头版广告,叫“报纸未死,我们陪你读到地老天荒”。我当时一激动,回去就订了整年的东方早报。

我对这家报纸,一直是抱有敬意的。

东早的当家人邱先生,在澎湃上线后,写了一篇情怀文。后来又写过两篇。有些批评声音,认为是拿情怀当营销。

一来我觉得为自家事业写篇软文,没什么,人情怀写得好(东北那个文秘职校培养笔杆子是真有两手,西南技校这点是万万赶不上的),你也不用太嫉妒。有本事你也来。二来,最重要的是,东早那些年,就是上海滩的异数。你来试试看?——纯属没事瞎BB。

东早依然有上海人那种“精致”的感觉,绝不是粤媒那种大开大合。但东早也有东早的特殊之处。它的思想评论分量很重,经常就是一整版就是一篇文章,很多为学术界人所写。搞得就像核心期刊那样。澎湃主打思想,那是东早一脉相承下来的。

东早大面上属于精致的有担当,属于沪媒里的一朵奇葩。

对对对,我知道早年沪媒里还有一朵奇葩,未免这篇又被删了,还是不提了。

现在来说说精致的利己主义。

这个词是钱理群先生所提,并带有批判色彩。我一直觉着,钱教授的说法不妥——至少后来人到处使用,用法不对。私念当头,属于人性。都什么年代了,还狠批一个私字。我扣个大帽子,动辄斥人精致的利己主义,那是有点WG遗风的。

一直想写一篇反对之,后来我看到科学家李淼在南方一家媒体上反驳了。李教授反驳得很到位,我已无话可说,所以作罢。

但“精致的利己主义”,我所主张的,是个人有精致的利己主义并非大错。媒体不是。因为再怎么说,媒体都有“公器”的一面。

点到即止,我们还是来说说媒体的经营层面。

一个组织,如果太过精致的利己主义,会失去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格局。

有人说,上海人胆小。

这话我不是太同意。与其说上海人胆小,莫若说“保守”。

非常精致地去做生意,会慢慢培养出保守的性格。凡事看个一两年就顶了天,再往前看,可能性不大。

保守的人,做事还喜欢先看看,谋定而后动。不是野蛮人。

这在大背景没什么变化的情况下,保守这种守江山的路数,没有什么太大问题。而且,守江山这种事,其实也不易。

又何曾料到,互联网之风起云涌,会到如斯境地。

没有人知道,互联网之下,媒体该如何发展,该如何变阵。

是的,没有人。

这个时候,保守这个特点,就会立刻变成缺点。一败再败,最终,败得一败涂地。

今天在很多媒体研究文章里,大家会看到“断崖”一词。

恕我自夸,这个词是我第一个用的。

我当时的用法是:传统媒体从下滑到雪崩到断崖。

这是全国普遍的情况,沪媒不例外,甚至,更厉害一些。

有意思的事情是这样的:黎瑞刚上任SMG,说要在内部整肃小巨人(这里放个八卦,黎叔离任后,网上有篇文章说SMG高管很多离职是要追随黎叔而去。胡说八道得紧。黎在SMG搞削平小巨人,有些人是得罪得很深的,怎么可能跟着黎叔跑)。而裘新执掌上报,则提出说要野蛮生长。

大面上,裘新说得对。但黎裘二人出发点是不同的。黎过来是来稳阵脚的,完成所托是要走人的,整肃小巨人从这个立场出发也不算错。裘好像没有要走人的意思,他也不像黎外面有一摊。上报内部,既然断崖,又何来小巨人。野蛮生长,大致不差。

问题是:在哪里野蛮生长。

昨儿的八卦文里,我提到,沪媒格局是G先生定的。

无论好坏,G先生对沪媒的影响极深。如果没有互联网这样的发展,这份影响,还会绵延下去。

但现在媒体业的情况是——套用一句老话——叫百年未见之变局。这个变局之结果,我再重复一遍:没人知道。

在一个既定的格局里头搞野蛮生长,还是“螺蛳壳里做道场”,甚至不如“螺蛳壳里做道场”,因为压根不知道这个道场怎么做,还有个螺蛳壳套着。

裘新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使得有关部门点头,让上报与华映资本合作搞了一个825基金。这是我看到的沪媒里最该关注的一个动作。这是螺蛳壳外头去野蛮生长。至于澎湃、界面、上观,都是螺蛳壳里做道场。哦,界面还算好些。

其实黎瑞刚也玩这手,只不过他更决绝一些,整个人都跳到螺蛳壳外头去了。

我十年前在香港念书,一直觉着,沪港两地,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

我甚至觉着,维多利亚湾几番填湾造地后,和黄浦江也差不离了。

香港人也很精致,而且利己主义颇盛。你别看到港人动不动搞个啥游行,但其实港人骨子里就自家一亩三分田的事。

有人说,香港地盘太小,所以搞互联网也搞不起来。

这话颇为可疑。因为互联网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媒体,或者说,媒体属性。

香港媒体也很是发达过的。

我不太清楚港媒的具体经营情况,但风闻过一些媒体停刊休刊。估计港媒不是在“雪崩”就是在“断崖”。这事你要扯到北京管控,也不是不行。但要说全部是北京的问题,有失公允。

港媒也很精致。我读书那时候,楼底下放着免费报纸,我时常拎着午/晚餐顺手拿一张,上屋子里边吃边看。

精致也不是不好,但长久精致后养成的那种螺蛳壳般里的保守,大风大浪一来,是断然撑不住的。

更何况,沪媒较之港媒,还有那个格局在。

不破不立。

哦,对了,那次我一激动订下的全年东方早报,我一期都没看过。

信箱出,直接进垃圾箱了。

—— 首发 扯氮集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沪媒: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首发于扯氮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