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Kenn Ross聊聊Minerva的7000万美元融资,以及本科大学的教育

Minerva拿到了好未来和Benchmark共同投资的7000万美元B轮融资,好未来的同学戏说他们是“出国买了所大学”,虽说是戏言,但不妨碍Minerva因为这家中国教育巨头的领衔投资而变得尽人皆知。如果你想了解Minerva究竟是一所怎样的大学,可以看看我们此前的文章,至于为什么它选择好未来、选择中国、看重中国?则可以从这篇文章里知晓一二。我们采访了Minerva在大中华地区的执行总裁Kenn Ross,聊天从他自己选择Minerva的理由开始…

注:这里特别感谢一下我们在上海的特约作者杨眉,是她完成了这次的采访并撰写了文章。)

杨:说说你为什么会加入Minerva吧。

R:几年前Minerva找到了我,因为我既了解中国和亚洲,同时又了解教育,能够帮他们负责亚太地区。而我呢,一直以来,就有理想去做一些能够影响人文的工作。

杨:你的理想真是一听就很哈佛(注:Kenn毕业于Harvard Business School)。

R:才不是呢。哈佛的学生都去做金融了。(笑)

杨:你们第一批的29名学生里,有7名都来自中国。作为Minerva亚太区的总负责人,能不能说说为什么Minerva会看准中国?

R:事实上并不能说是Minerva看中了哪里,我们是一个扎根美国、具有美式教育理念的学校,但并不代表这是一所只为美国人而设的学校。如果你仔细想想看,这样的学校并不多见。大部分的学校,尤其是公立学校主要都是接收本国、本省的学生。大一些、有名一些的学校现在开始接收国际学生了,但是他们仍然会按照学生的国籍来控制招生的比例。在美国前50名的大学里,只有10%的学生是国际学生,1.11%的学生是中国学生。但你知道和录取率比起来,申请这些大学的中国学生有多少吗?

杨:很多很多吧。

R:在有些学校,多得可以占到总申请人数的10%左右。这些数字是学校死也不肯公布出来的。为什么?一旦公布出来,谁都明白这些大学是在区别对待不同国籍的学生。你有12%的申请人来自中国,但最后录取的只占到0.7%,难道是说这些中国人不够聪明吗?

中国人口大,里面聪明的学生就很多,加上中国的文化里历来重视教育,连在美的华人也是这样。但是到最后,只有一小撮人能进到那些名校,这不是很奇怪么?也许有人会说,因为那是美国人的学校,所以该招收更多的美国人。这样说也在情在理。但是对Minerva来说,我们的价值判断不是这样的,好的教育机构不应该有这些限制。我们在接受申请时,从不过问学生的性别、国籍和家长的职业。因为我们认为这些条件不能说明学生的能力。

那些名校为什么要过问呢?因为从家长的状况可以很好地预估出他们能给学校带来多少捐款。但假如一个学校光靠学费收入就可以运营下去,那么我们就不必在乎校友捐款、学生家长捐款。虽然Minerva是一所非营利性的学校,我们仍然收取一万美金一年的学费,就是为了能使它能可持续地运营下去。

杨:最近Minerva在新一轮的融资里拿到了7000万美元,又打算怎么花?

R:Minerva从当初Ben Nelson一个人壮大到今天这样,是很惊人的进步。这些钱足够维持到我们在校的学生毕业,并且招收新生了。我们现在还换了校徽。之前是一个Minerva(古罗马神话中的智慧女神——译者注)的头像,现在是一个盾牌形状的空心圈了。一般学校的校徽都是个盾牌形,但是我们的盾牌里是空心的,有无限的可能在里面。所以我们现在不光有了新的钱,也有了个更炫的新校徽。(笑)

杨:你们的投资人里好几个都是中国公司,是你替Ben Nelson牵的线吗?

R:可以这么说吧,好未来的CFO Joseph Kauffman也是哈佛商学院的校友,另外真格基金的徐小平老师和王强老师也是我在教育界很早就认识了的。涌金集团严格来说原本不是教育行业的,但是他们也很关注教育。

确实也有人问,我们为什么要选中国投资人。实际上我们并不是在选投资人的国籍,而是这几家公司的想法和我们比较接近。我觉得不要小看中国的投资人和教育家,他们对美国主流教育机制里有什么问题,其实是很有想法的。

杨:那么中国家长呢?在中国做宣传的时候有没有人说你们是“野鸡大学”?

R:(笑)保守的人到处都有,不光是在中国。但让我们喜出望外的是,也有很多学生对现有的教育机制很不满意。他们真是比我读书的时候聪明多了。(笑)

杨: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中国留学生的文凭回来都需要中国教育部的认证的。Minerva有得到中国教育部的认证吗?

R:好问题。我们还真的有拿到。搞不定这头的话就有点麻烦了。(笑)事实上Minerva是隶属KGI的(即加州克莱蒙市凯克研究院——作者注),KGI是教育部早先就认可的学校,我们的毕业文凭由KGI签发,当然教育部也会认啦。

杨:很多家长都是从大学排名了解美国大学的。如果Minerva从来不上榜,不会在招生方面有劣势吗?

R:真正对教育有想法的人都会很讨厌排行榜的吧。有什么准确的标准来说一家学校就一定比另一家学校好呢?但是我想Minerva最后免不了还是会被媒体收编到排行榜里去的吧。但是我们也不在乎。如果是只关心排名的学生,也不会真想来Minerva吧。他们把大学教育当成了一个名牌标签,不关心其中的教育质量。

杨:可是毕竟你们的学校太新了,才刚刚招收第一届学生。

R:新的事物会什么一定不如老的事物。如果帝制比新的国家体制要好的话,为什么现在没有一个皇帝坐在北京了呢?你打电话,是愿意用新的电话还是用三十年代的手摇式电话呢?老的事物不见得就好。很多教育机构就是因为他们太老了,僵化了,有问题也不肯改、不能改。

杨:(笑)那对你们未来还有什么计划吗?你们不是要在香港开新的校舍了吗?

R:对。香港和孟买。我们希望学生可以成为世界公民,获得世界各地的生活经验。所以在分布上又新增了这两个地方的校舍。到2017年就可以使用了。但最终我们希望能够在中国大陆也有校舍。

杨:在政策上会有些困难吧。

R:我想比开在香港,甚至比开在台北都要难。但还是期盼着政府能意识到对中国的教育来说这是个多好的机会。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 36氪


36氪官方iOS应用正式上线,支持『一键下载36氪报道的移动App』和『离线阅读』 立即下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