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以后要怎么听a16z说话啊?

以后要怎么听a16z说话啊?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如果高高在上的布道者接连两次被未开智的平民问住了,这是人的问题,还是道的?

这个问题提给a16zWeb 3.0。事情是这样的。

Marc Andreessen,这位曾经押中MetaTwitter的明星风投人,现在如日中天的a16z中的“a”,未来要在Web 3.0康庄大道上掌管一个新红杉的布道者,在一个播客节目中面对Tyler Cowen的提问,卡了壳。

Cowen的身份是一个专栏作家,一个播客创作者,在这场交流中,是一个Web 2.0阵营中的精英人士。两人似乎差了半个身位,但也不能算毫无交集。至少Andreessen是了解媒体和播客内容创作的,他身后a16z的一笔投资让曾恍惚要颠覆世界社交格局的Clubhouse一跃而成独角兽。而a16z自己,也在去年推出新闻原创和分发平台Future,隐隐要在Web 3.0里自建一个自媒体帝国。

Cowen——播客的局内人,Web 3.0的门外汉——Andreessen提了几个简单具体的问题:

·Web 3.0对播客的具体优势是什么?

·Web 3.0可以让播客创作者以更好的方式拿到报酬吗?

·传统方式与Web 3.0,对于播客的关键区别是什么?

然后,然后伟大导师Andreessen被问住了。

视频一刀未剪,画面中的Andreessen眼神漂移,顾左右而言他,开始形而上讲愿景,迂回着躲避。在Web 3.0框架内的讨论里,愿景不是问题,太具体了不行。面对这内容创作领域的基本问题,Andreessen好像从未有过思路,然后为了维持一个体面的语速,他开始高频的拿出开放”“自由这样的宏大概念来搪塞。

谈论的最后,Cowen落到一个最实际的点上,“Web 3.0是不是最多就能让别人买点签名衫,或者之类的小额购买行为上有点优势?

这并没有多大意义,这只占很小一部分GDP,还不一定能实现。”Cowen在这命中要害的问题上加了一句,然后扶着下巴等着答案。

“但是...但是杂志收入,播客收入本身所贡献的GDP也同样很小,这些微小的收入都很重要。”

这个类似于“0.10.001都比1小很多的敷衍回答,Andreessen说出来自己也有点尴尬。

 Cowen(左)和 Andreessen(右) 图源:源于网络
Cowen(左)和 Andreessen(右) 图源:源于网络

近来的Web 3.0世界再一次风雨飘摇,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格已从去年11月的高位纷纷跌去近七成,到现在跌破各自20000美元和1000美元的支撑位,加密货币借贷方Celsius强制暂停用户操作并申请破产,雷曼危机几乎再临。

这个当口,如果说外界期待有一群人可以率先跳出技术和金融概念的狭隘框架,以一种更实用主义的观察逻辑来从内部重新校准Web 3.0的方向,a16z无意是最合适的人选。今年1月至今,a16zWeb 3.0投资步伐反而加速,半年内出手了36个项目,投资金额超过23亿美元。

钱的流向永远是最真诚的,这也是外界为什么期待这一场谈话。只不过Andreessen把一次教育大众的路演给搞砸了。

a16z的特别之处在于,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一家风投公司有如此风格化行事作风。

它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好莱坞星探式的风投公司。找到潜力股,以好莱坞顶级人才机构CAA的运作哲学来筹划一场造星运动。在a16z公司300多人的团队中,有超过 70% 的人从事投后管理和赋能,也就是咨询、招聘、商务扩展之类的附加值服务,而真正从事投资的人员只有22.7%

一个为此定下基调的故事是,Andreessen在a16z办公大厅里花了三个晚上整理书籍,一类是编程,一类是商业,还有一类则关于好莱坞。

这样一个稍纵即逝的精致故事,如果不是坊间杜撰,那就一定是Andreessen想要主动透露出来的形象。

把故事讲的精彩,这很好莱坞;和对的人讲故事,这很Web 3.0

 图源:豆瓣剧照组截图
图源:豆瓣剧照组截图

a16z也很早就意识到,这些故事要被顺利培养,阵地不在传统媒体,而在TwitterFacebook这样的开放空间上。

而真正扣动a16z出走机构媒体的那一枪,是Andreessen等人力捧的一个好莱坞明星胚子,19岁的女性CEO Holmes以及其创立的血液检测公司Theranos,在2015年前后被机构媒体曝出其实是一场世纪骗局。Theranos对外声称自己的检测技术可以达到在对一滴血的测验中得到数百种疾病的检验结果(包括癌症在内),但华尔街日报在2014年底曝光的调查报告显示,这家已经成立11年的公司仍然只能进行15项检测,远不及对外宣称的240余项。

女版乔布斯的盛装轰然倒地,此后硅谷的创业公司在面对机构媒体时,都蒙上了一层被质疑的阴影。这让a16z决定自己来做这个发声者,掌握渠道,与机构媒体对抗。

如果今年1Holmes带着四项欺诈罪名走出圣何塞联邦法庭时看了一眼推特的话,她会看到Marc AndreessenTwitter粉丝已经接近110万,Chris DixonTwitter粉丝87万,两人现在已成了加密领域极具具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

但或许twitter在未来会变得不那么重要。去年6月a16z自建的媒体品牌Future正式上线,作者除了a16z的内部人员以外,也包括行业内的资深专家和知名撰稿人,内容则包含文章、视频、播客等多种内容形式。

跳过机构媒体,掌握了社交平台后又开始自己上手设置议程,Web 3.0领域最具影响力的风投公司实际上具备着很强的媒体属性,这本身就透露出几分这个领域里独特的成功法则。Web 3.0项目初始的一切都基于共识和圈子,a16z则有机会进一步繁荣这场与Web 3.0创业者之间的共谋。

顺便一提,去年年底Andreessen拉黑了推特创始人Jack Dorsey的推特账号,原因是后者表示风投机构以及有限的合伙人正在以一种中心化的形态控制着Web 3.0”

近两年Web 3.0的热浪里,NFT交易和流通环境的完善功不可没,而这踢向大众视野的临门一脚正是历史上第一条推文被以近300万美元的高价买走,这条推特的发布者正是Jack Dorsey

但马不停蹄在今年3月领投了无聊猿项目背后初创公司Yuga Labs 4.5亿种子轮的a16z,自己也还没有搞清楚NFT除了金融属性外,还有什么更多的价值。

在另一个播客中,a16z的顾问Packy McCormickWeb 3.0的反对者,投资人Zach Weinberg问到了一个更尖锐的问题。

地产的NFT化到底有什么意义?

Zach Weinberg设置的场景大致是这样:

如果乔伊把房子的产权NFT化,并且在一个去中心化的市场中抵押出去,并且因此拿到了钱德勒购买这件NFT产权的一笔钱,然后乔伊把这笔钱花光了,成了老赖,钱德勒拿不回这笔钱,他该怎么办?

McCormick的回答是,把这份智能合约交给法院

 Packy McCormick  图源:源于网络
Packy McCormick  图源:源于网络

问题就在这里,除了这份凭证的材料变了以外,好像什么都没有变,房产所有权的归属依然需要被证明,还是需要带着这份智能合约去面见法院方,一切环节都没有被省略,除了一些步骤将会发生在区块链上。

发生在区块链上这件事本身并没有提升整个流程的效率,甚至在NFT出现之前,可能钱德勒不会这么容易轻易丢失自己的房产。

这段播客来到了最尴尬的时刻,提问者咄咄逼人,McCormick语塞,最后他坦白自己在抵押贷款的例子上被问倒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已经参与投资了近15个顶级DeFi项目的风投顾问的答案。

这让人想到McCormick几个月前的的一次演讲,内容翻译来自FastDaily

我意识到我可能忽视了一些更重要的、与我们所有人都相关的东西——Web 3.0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我说的不是它让我们做什么,比如能够进行廉价、即时及全球性的支付或拥有数字资产。我的意思是,Web 3.0给了我们设计生活的工具,让生活更有意义,更符合我们的兴趣和价值观。它让我们有更多的乐趣从事对我们重要的工作,挖掘我们独特的超能力,获得更多的灵活性和选择性,并在世界上创造有意义的改变。

这条路将会通往一片流奶与蜜之地,这是你唯一需要知道的事。但具体怎么去,何时去,走哪条路,一切都不重要。

如果Web 3.0最终真的满园春色,那现在早早发力的a16z一定会攥着其中极大的一块商业版图。但即使现在全球加密货币市场已经超过万亿美元的规模,Web 3.0仍然被认定为一个概念雏形。出于善意,外界似乎不应该要求所有Web 3.0的不确定性都能在初期理出具体的实现逻辑。

这块非理性的挡箭牌该撤掉了。

至少在雅虎、苹果,现在的特斯拉,所有自称将会颠覆这个世界并最终尝试履行承诺的新物种出现之初,世界的眼光并不是这么宽容的。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