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赤子城入局蓝城私有化,开启LGBTQ社交出海的新故事?

赤子城入局蓝城私有化,开启LGBTQ社交出海的新故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蟪蛄

在美股的一片喧嚣之中,蓝城的私有化又静静地往前走了一步。

4月30日,曾经的“粉红经济第一股”蓝城兄弟(BLCT.US)发布公告,宣布已正式签署私有化协议。买方集团中,我们看到了一个虽未出现名字但格外显眼的身影——赤子城。

今年1月,蓝城兄弟宣布收到私有化要约,要约方除了公司董事长马保力,还有赤子城科技董事长刘春河的全资子公司Spriver Tech Limited。随后,赤子城宣布出资5000万美金成立基金,参与蓝城兄弟私有化。

外界猜测,于赤子城而言,这显然不是一次简单的财务投资,而是一次战略层面的谋篇布局。因为二者在业务上有两个高度重叠的关键词——“社交”和“出海”。

5月7日凌晨,在签署私有化协议的公告发出一周之后,蓝城兄弟创始人、董事长马保力在其Blued账号上发文称:“挺对不起大家的,我没办法继续守护这里了,换一种方式陪伴各位吧……”

这进一步印证了外界的猜想。马保力所谓的“换一种方式”,意味着他可能不再是决定蓝城未来方向的人。而不出意外,赤子城将成为蓝城未来图景中至关重要的核心角色。

如此一来,一个关于中国社交产品出海全球的新故事也呼之欲出。

01 蓝城兄弟,站在十字路口

在这个世界上,每100个人中,就有5~10个LGBTQ(性少数群体)。数量庞大、消费力强劲、社交需求旺盛的LGBTQ人群,构成了“同性社交”这个巨大的蛋糕。

弗沙利文发布的《2020全球LGBTQ平台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8年,全球LGBTQ人数约为4.5亿人。2023年,这一数字将达到5.9亿人,复合年增长率为5.6%。

全球LGBTQ群体不仅数量可观,还拥有超过平均值的收入和更可观的消费能力。报告显示,预计到2023年,LGBTQ群体的平均收入达到12100美元,明显高于泛人群的9500美元。同时,全球LGBTQ市场的规模预计将达到5.4万亿美元。

然而,在这条“黄金赛道”上,蓝城兄弟却跑得磕磕绊绊。

2020年7月,蓝城兄弟作为“全球粉红经济第一股”敲开纽交所大门。招股书显示,Blued上线八年以来,已在全球累计收获4900万用户,覆盖210多个国家和地区,平均MAU和平均DAU分别是国内同行业第二名的6倍和近7倍,并且已是印度、韩国、泰国和越南的最大在线LGBTQ社区。

也就是说,蓝城在国内的垂直赛道处于绝对第一的位置,在海外多个市场也形成了规模,可以说是站在一个绝佳起跑线上。

但上市之后,蓝城的烦恼接踵而至。一方面,国内的监管和舆论压力如影随形,掣肘之下难以把盘子做大。另一方面,中概股在美股遭遇了一波又一波风暴,蓝城也没能幸免,在业绩保持增长的情况下,公司市值却跌至上市之初的1/10。

最新一期的财报中,蓝城的困境开始显现。2021年,蓝城兄弟净利润为-3.10亿元,同比下降1493%。财报明确指出,由于国内直播行业遇阻,公司相关业务的发展随之受限。

不过,蓝城的这份成绩单也并非一片黯淡。首先,公司的总营收达到10.77亿人民币,仍然保持着增长。另一方面,虽然国内发展受限,但Blued在海外的增长没有停下。蓝城也在最新财报中解释,公司直播服务付费用户保持上升,主要是由于海外市场的贡献。

2019至2021年,蓝城兄弟的海外规模持续上升,海外市场营收从5008万增长到1.28亿。用户规模方面,海外市场的增速也远超国内。

站在十字路口,蓝城下一步往哪走,答案已经非常明显。海外市场空间巨大,对LGBTQ文化的接受度更高,用户付费意愿更强,政策风险又相对较低。蓝城将海外市场作为未来的战略重心,是非常合理的选择。

但不可否认的是,全球化基因的缺失、海外本地化经验不足、商业化能力较弱,也给Blued的“出海”带来了巨大挑战。

最新数据显示,蓝城兄弟海外用户数量占比已达40%。但2021年,其海外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仅为12%。也就是说,蓝城还远没有学会挖掘海外用户的价值,让好的产品在海外市场也获得相匹配的收入。

而这些,恰恰是出海十年的赤子城最擅长的地方。

02 补足拼图,赤子城的“阳谋”

赤子城科技,以用户规模和收入规模计,为中国最大的社交出海公司,旗下有Yumy、MICO、YoHo等产品,市场范围覆盖中东、东南亚、北美、日韩、欧洲。

和美国陌生人社交巨头Match Group相似,赤子城的基本打法是“产品矩阵”。多产品、多国家、多人群,满足各种差异化细分需求。而LGBTQ人群,正是其目前尚未开发的领域。

数据显示,2023年,全球LGBTQ在线社交市场规模将达到38.42亿美元,MAU将达到10.3亿(包含泛社交平台及LGBTQ群体垂直社交平台)。

面对LGBTQ社交这块如此诱人的蛋糕,在行业里深耕多年、在全球有高粘性的用户基本盘、又在特殊的市场环境下被大杀估值的蓝城,自然成为了赤子城切入这个赛道的绝佳起点。

对赤子城而言,如果最终拿下处在估值洼地的蓝城,就意味着以极低的成本,获得了一个月活750万、年收入超过10亿的业务板块,并快速打开了一个数十亿美金的全新增长空间。

所以说,赤子城用蓝城兄弟补足LGBTQ社交这块拼图,是一场明明白白的“阳谋”。

而且,这场“阳谋”的发展有着可以预见的走向,因为相似的剧情已经出现过一次。

这几年来,赤子城数次投资开放式社交平台MICO,在2020年完成了对其的并表,并且不断利用自己的技术和流量优势扶持MICO的发展,把MICO做大的同时也实现了自身业绩的飞跃。

2017至2019年,MICO的年收入从0.58亿元一路上升至3.82亿元,保持爆发式增长的态势。2020年正式并入赤子城后,MICO的收入继续“起飞”,有分析称其如今已经是一款收入超过10亿量级的产品。

目前,MICO的业务遍及全球,在150余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1亿用户,在70余个国家和地区登顶社交应用下载榜,并在data.ai发布的非游戏应用出海收入排行榜上稳居前10。

就像一台驱动社交产品出海的“引擎”,赤子城让一款款产品在海外高速运转起来。去年,它又将一款自己新研发的产品成功送到海外。这款产品叫Yumy,2021年3月开始正式运营,不到一年全球下载量已突破5000万,而且展现了不俗的商业化潜力。目前,Yumy已进入49个国家和地区的社交应用畅销榜Top10。

很显然,这台“社交出海引擎”已经沉淀了一套成熟的打法,能够让一款又一款社交产品在海外大放异彩。

赤子城科技CEO在上个月的业绩会上把这套打法归结为“产品复制”和“国家复制”。

“产品复制”,就是基于其技术中台的研发能力,和对海外各个市场的深刻理解,不断推出新的产品,满足各个地区、各种人群的差异化需求;“国家复制”,则是基于其运营中台的沉淀,和海外各个市场的本地化团队,让一款产品不断开拓更多国家。

更具体地看,这种“可复制”的能力,包括海外市场的获客能力、变现能力、运营能力、品牌建设能力、产业链能力、内容审核能力、客户服务能力、风险防控能力等等。

可以想象,如果蓝城真的成为赤子城的“拼图”,这些能力将会迅速为蓝城插上飞往海外的翅膀。

03 社交出海的新故事

从协议签署的定价来看,这是一笔对于赤子城来说极其划算的交易。

公告显示,蓝城的收购价格约为1.6USD/ADS, 以总股本3746.7万股计算,约为5995万美元。而蓝城披露的财报显示,其2021年的营业收入达到1.69亿美元,收购市销率低至0.37倍。

再对比昆仑万维收购Grindr的价格,更可以看出这笔交易的性价比之高。

2016至2017年,昆仑万维曾累计出资2.45亿美元收购LGBTQ社交平台Grindr的全部股权,并在2020年3月以6.2亿美元将其出售。2019年末,Grindr在全球的MAU达到1000万,由此计算,Grindr当年的单活跃用户价值约为62美元。

而蓝城此次私有化价格约为6000万美元,以其最新披露的750万MAU进行计算,单活跃用户价值仅约8美元,不足前者的1/7,足见其价格之低。

再说回Grindr,虽然昆仑万维最终迫于无奈将其出售,但这家全球最大的LGBTQ社交平台,也让其投资方获得了高达近30亿人民币的投资收益。此外,Grindr连年增长的业绩和极高的用户价值,也从另一个维度印证了LGBTQ社交赛道的巨大潜力。

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这两年来,中国互联网产品正在各个细分赛道上挑战欧美巨头,并屡屡成功,那么蓝城有希望挑战Grindr吗?

如果故事的终局是拼图归位,蓝城获得了赤子城的加持,那么“中国最大的LGBTQ社交平台”加“中国最大的社交出海公司”,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无论如何,1+1>2的结果,显然是值得期待的。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