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计算机世界》成过去?纸媒的路在何方

《计算机世界》成过去?纸媒的路在何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霉趣

2015年的乐视正处于发展的巅峰期,市值一度突破千亿,成为继“BATJ”之后第五家市值超千亿的互联网公司。

当时,意气风发的乐视CEO贾老板似乎想要革APP的命,在宣传乐视新产品时,在微博发文表示:“苹果通过APP引领了人与设备的交互体验。但用户赶场子般在应用间不停切换,生活被孤立的APP割裂,这种孤岛体验难道只能通过独立的APP来解决?”

贾老板想通过新的系统UI,打破信息孤岛和割裂的APP交互问题。但APP作为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重要载体,时至今日仍是行业主流,即使是微信/支付宝小程序,也没能革APP的命。

另一方面,APP“吸万物”的属性,也在革许多传统行业的命。

4月27日,国内老牌IT刊物《计算机世界》发布通告称,“自2022年4月27日起,公司将停工停业,全体员工安排待岗。”其实早在去年年中,《计算机世界》就宣布停止发行纸质刊物,转向自家APP和各大新媒体内容平台,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计算机世界》消失的只是纸,其品牌还会一直服务下去。

《计算机世界》现在的遭遇,正是许多纸媒发展的真实写照,要么仍在顽强地坚持、要么断臂求生积极转型,要么宣布停刊,与读者和自己的过往挥手告别,正式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01 逐渐消失的纸质报刊

创刊于1980年的《计算机世界》,在那个计算机还没普及的年代里,是许多人了解计算机软硬件技术的重要渠道。相信就有不少读者,是因为初高中时无意中看了《计算机世界》,进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最后走上了泛IT类行业的道路。

在当时,与《计算机世界》一样比较火的IT类刊物还有《中国计算机报》、《电脑报》和《电脑商情》等,都拥有许多忠实的读者。

因为内容质量较高和市场需求量大,不少IT类刊物受到了品牌方的青睐。《计算机世界》也不例外,一份报纸内夹杂有许多广告版面,使得整份报纸变得很厚。一个比较有趣的说法是,一份《计算机世界》买回来看完再当废品卖出去后,得到的钱与买的钱一致,相当于免费读了一份报纸。

面对报纸中的大量广告版面,读者们同样也很反感,只是考虑到当时国内市场里IT类期刊读物的稀缺性,他们没得选罢了。同样的,在内容层面,不少IT类报纸在发展的中后期存在内容质量下滑的问题,但部分读者首先要解决的是“有没有”的问题,故而多只能选择被动接受。

随后,在经历了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下,IT类内容在内的许多纸质报刊的市场定位变得愈发尴尬。

一方面,在渠道影响力和信息传播介质上,互联网的发展与普及冲击了传统纸质期刊渠道,读者能更便捷地获取更丰富的内容;另一方面,在媒体话语权上,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带动了自媒体的发展,人人都有可能成为KOL和KOC,读者每天有限的注意力和传统纸媒的行业话语权被分散。

许多老牌纸质IT类内容媒体的影响力,在PC/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大浪潮中被逐渐稀释,一些转型较慢的媒体,也只能沦为新媒体发展的时代背景板。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就有多家报纸、杂志社发布停刊或休刊的消息,其中不乏有城市当地较为知名的地方报纸。上游新闻的报道称,去年年末共有《贵阳晚报》、《宜宾晚报》、《河北科技报》和《洛阳商报》等至少八家报纸或杂志发布停刊或休刊公告,不再推出纸质版报纸。

此刻,摆在传统纸媒面前的,无非是选择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在各大新媒体内容平台上开设账号,以另一种形式为读者服务。

02 谁是赢家?

公众对于新信息的获取,如消费发展的脉络一样,都经过物资匮乏(期刊匮乏)的时代,在此阶段人们多是有什么读什么,以满足基础物质/精神需求为主。

到了消费发展的品牌式与体验式发展模式之时,人们的信息获取同样也经历了门户网站与内容聚合APP的发展。区别在于前者侧重信息的收集和标签式分类,使得用户在一个版面上看到更多信息,后者则在原有基础上带来了智能算法与多维度交互能力(表情和文字评论等),提升内容的分发效果和用户浏览体验。

说到底,技术的升级并未直接决定内容的质量,但更普惠的技术让读者便捷地获取各种信息的同时,也在侧面推动着内容供给量的增加。

以网络文学为例,《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研究报告》指出,2016至2021现实题材作品五年内复合增长率超过30%。不仅如此,各大内容资讯平台上自媒体每日生产的内容更是数不胜数,以前是找内容看,现在则是自己或AI帮我们在浩如烟海的内容库中,寻找自己想读的内容。

而在新技术的推动下,传媒行业关于谁是赢家的问题,则要分两个层面来看。

其一,在内容产出层面上。正如前文所言自媒体的蓬勃发展会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传统媒体的空间,但主要影响的是地方性的传统媒体和非公有制性质的各类型期刊,部分具有先发优势的头部自媒体无疑会是赢家。

正如部分网友所说的:“有的账号发的内容不见得有多优质,只是账号起步得较早吃了时代的红利罢了,积累了大量关注者。”

其二,在读者角度看来,内容供给数量暴增但质量参差不齐,多数非公有制媒体与私营企业类似,具有明显的逐利性,追热点、搞噱头多是为了博取市场关注,增加了读者辨别新信息的成本。

其三,智能算法的内容分发模式,一方面使许多用户深陷信息茧房之中,另一方面部分自媒体会猜测什么内容或关键词更易获得机器推荐,助推各种标题党文章的出现。

读者夹在技术发展的浪潮中,表面上是赢家,也有可能最终转变为失利的一方。

03 尾声

 对广大读者而言,好内容才是根本。令人唏嘘的是,《计算机世界》公众号近几篇文章阅读量最高的是关于“纸媒退场,拥抱未来”的宣告文,而其他推文的阅读量多在几百到一千不等。

另一家老牌IT纸媒《电脑报》的公众号数据较好,但仍不敌同类型主流自媒体账号,本文截稿时其新榜指数为711,在新榜科技类中排名第100。

或许对于许多转型的传统纸媒来说,拥抱新媒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仅在账号运营思维上比新媒体要慢一拍甚至慢几拍,还要在保证内容质量的同时寻找爆点,争取在网络上吸引到更多读者的关注。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