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别被Meta的暴涨蒙眼:前方道路依然颠簸,乘客请系好安全带

别被Meta的暴涨蒙眼:前方道路依然颠簸,乘客请系好安全带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2016年,当扎克伯格在F8大会上拿出Facebook十年战略路线图时,他意气风发地指着地图的最上端,畅想着虚拟社交帝国的未来。那时,元宇宙这个词还没有走进大众视野,他所描述的世界还只是一个模糊的远影。

如今,6年过去了,元宇宙已经变得家喻户晓,Facebook也彻底转型变身为Meta,一切似乎都朝着他预想的方向发展。然而,现实却也告诉扎克伯格,通往虚拟社交帝国的路并不像他想象的那般坦顺,迎接他的不是一路的鲜花和掌声,而是伴随着现实中Facebook家族的日渐式微所产生的对Meta的种种质疑。

宣布转型后的第一个季度,Meta曾以一份震惊市场的糟糕财报让股价一泻千里。昨天,在经历了几个月的低迷之后,Meta带着一份稳住阵脚的财报归来,止住了下跌趋势并在底部实现了逆转。

图片截自于谷歌
图片截自于谷歌

从表面上看,这份超出市场预期的财报似乎解决了Meta当前的燃眉之急。然而当你去仔细研读各项指标时会发现,相较于过去几年的高歌猛进,Meta这份财报仅仅只是没有比上一季度更加糟糕而已。

差强人意的数据并不能掩盖Meta逐步陷入的内忧外患境地:业务层面,TikTok快速抢占年轻人市场,社交马车越跑越慢,元宇宙还仍是影影绰绰;公司内部,转型陷入短期困境和人员变动等问题同期叠加,致使招聘放缓、军心不稳。

此前,扎克伯格曾多次强调,Meta的元宇宙是一个长期战略,预计还要有5-10年的时间才能真正走进大众。而从中我们或许能够预见的是,在今后几年里,Meta如这两个季度般的大起大落的戏码,还仍然会不断上演。

没有变更坏的财报:收入虽未达预期,但用户好歹稳住了

从上一季度那份让市场信心大挫的财报发布后,Meta的股价一蹶不振,别家都涨的时候它小跌,别家都跌的时候它大跌。进入2022年以来,Meta的市值已近乎腰斩。

但伴随着Meta上一季度给出的超低业绩指引把大家的预期带到低到击穿地板,当Meta此次拿出这一份还算看得过去的财报时,就足以让投资者们欢欣鼓舞,推动股价火箭飞升。说实话,这样的一份财报要放在2021年,不跌已经是万幸,而在暴力上涨近20%的背后,一方面是回补此前几个月Meta的超跌缺口,另一方面应该就是情绪因素的作用了。

在Meta的此次业绩表现中,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主要有几点:1.在继上季度首次出现活跃用户下降之后,用户有没有继续减少?2.赖以为生的广告收入的增长如何?3.元宇宙搞得怎么样了,是否有了一些新起色?

但总体来看,Meta给出的答案都只是踩在了及格线上而已。

在用户方面,Meta本季度的每日活跃用户(DAU)19.6亿,市场预期19.5亿;每月活跃用户(MAU)29.4亿,市场预期29.7亿。日活和月活都比上一季度增加了超过3000万,说明Meta的社交家族的基本面还未崩坏,还仍然有上涨潜力可以挖掘。这也是此次刺激股价上涨的最重要的原因。

Meta社交家族的日活用户增长情况,图片来自Meta
Meta社交家族的日活用户增长情况,图片来自Meta

但在营收方面,Meta的表现却仍然令人担忧。Meta第一季度总营收为279.08亿美元,低于市场282亿的市场预期,与去年同期相比仅仅增长了7%,是Meta近10年来单季同比增长的最低水平;净利润为74.6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1%。

在279.08亿美元的收入中,包括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Messenger在内的社交家族贡献了272亿美元。但值得注意的是,本季度平均每条广告的价格下降了8%,Meta的营业利润率也从一年前的 43% 下降到了本季度的31%。

在元宇宙业务方面,也并没有什么令人惊喜的起色,反而烧钱的规模越来越大。本季度,Reality Labs录得收入6.95亿美元,这个数据甚至比上一季度的8.77亿美元环比下跌了20%,而与此同时,元宇宙部门的亏损还在大幅扩大,从去年同期的18.3亿美元增长到了本季度的29.6亿美元。从中不难看出,Meta的元宇宙业务还处于一个非常缓慢的投资回报周期中。

Meta本季度的净收入下降明显,图片来自Meta
Meta本季度的净收入下降明显,图片来自Meta

总体来看,这是一份喜忧参半的财报。最大的亮点在于Meta守住了用户增长的基本盘,但不能被忽视的是营收和利润都还处于下降区间,并且短期内并没有好转的迹象。对于下一季度,Meta再次给出了超低的业绩指引,预计收入将在280 -300 亿美元之间,而市场的平均预期为 306 亿美元。

业绩低迷之下,招聘进入了冷冻期?

Meta最近的不稳定不仅仅体现在股价上,在Meta内部也是一片人心惶惶的景象。

这些天,在各大职场论坛上,关于Meta暂停招聘的消息甚嚣尘上,很多求职者发帖表示,自己正在进行的Meta面试最近都被HR突然通知取消。

从大家曝光的这些经历可以看出,Meta此次的招聘冷冻计划应该提出得非常突然,很多人本来已经进入了第二轮、或者预约好隔天就要进行的面试都被临时取消,而这种情况在此前很少大规模的出现。

根据目前Meta内部流出的消息显示,目前Meta主要暂停了E3、E4级别的新人和普通工程师招聘,E5高级工程师及其他级别的招聘仍在继续。从中反映出的一个明显的趋势是,Meta已经开始减少对培养新人的精力投入,转而把重点放在雇佣更多已有丰富经验的工程师之上来快速帮助新业务的拓展建设。

图片截自于Blind
图片截自于Blind

新鲜血液流入少了,很多老员工也是忧心忡忡。众所周知,Meta员工的总薪酬中股票约占一半,随着股价的连续暴跌包裹也大幅缩水,再加上公司业务前景短期的不明朗,让很多员工开始谋划新出路。

不仅如此,此前备受关注的Meta员工绿卡申请问题至今还仍未解决。虽然去年10月,Meta就绿卡申请违规问题与美国政府达成了和解,但美国政府也规定未来Meta递交的绿卡申请会受到重点审核。此后,Meta就修改了Perm(绿卡申请的第一步)的申请规则,直接导致了通过率的大幅下降,很多员工在等待了近一年之后,被告知自己的Perm被撤销。

“大家对Perm的申请还是非常悲观,目前公司层面并没有给出一个很明确的解决时间,所以很多人心里都挺慌的。”一位Meta的员工告诉硅星人。

图片截自于Blind
图片截自于Blind

在论坛讨论中,一些人还认为Meta这个绿卡申请问题的影响被低估了,要知道,目前Meta的工程师团队有几乎一半以上都是以H1B的身份在工作,而一旦这些工程师大量出逃,将对Meta运营的稳定性带来很大的挑战。

图片截自于Blind
图片截自于Blind

 种种不利消息之下,这两天,关于Meta要启动大规模裁员的爆炸性消息也开始在圈子里疯传。

根据Blind上的发帖人爆料,Meta将在今年6月份宣布比例高达12%的裁员,不过此消息目前尚未得到证实,多来自的Meta员工也留言驳斥了这种说法,表示自己所在的团队仍在招人。此外,Meta的本季财报也显示,至少上一个季度Meta的员工规模仍在扩大。

但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即便Meta即将裁员的消息不属实,但部分职级招聘暂停、员工的绿卡申请等问题却是真切存在的。因此,对于Meta来说,如何在公司低迷的转型期中稳住士气、留住人才,也是接下来必须要考虑的事情。

扎克伯格有点急:元宇宙里收高税,VR不行搞AR

除了内部危机外,在业务层面,随着广告业务形势越来越严峻,Meta最近也开始尝试从还未成行的元宇宙业务上来发掘新商业机会。但从Meta最近采取的一些新行动来看,却总给人一种操之过急的观感。

一方面,Meta正忙于开拓新的收入来源来弥补广告业务的下滑。上周一,Meta在官方博客中宣布即将将在旗下的元宇宙平台 Horizon Worlds 里测试一系列新工具,允许创作者们在 Horizon Wolrds中销售虚拟资产(未来可能包括NFT),正式开启元宇宙里的经济活动。与此同时,Meta也宣布将从创作者的每笔交易中抽取比例高达47.5%的佣金。这包括通过 Quest Store 销售的 30% 的硬件平台费,以及Horizon Worlds 17.5% 的软件平台费。

不出所料,此消息一经发出就遭到了铺天盖地的质疑,虽然平台对软件开发者收取一定比例的佣金在行业中早已司空见惯,但这近50%的抽成比例几乎是闻所未闻。

更何况,相较于苹果商城和谷歌商城提供的成熟且全面的服务,Oculus Store和Horizon worlds几乎还处于起步阶段,能提供给开发者的服务和工具都有限,而类似于Opeansea这种专门销售数字资产的平台其抽成费用也才仅仅2.5%。

不仅如此,Meta此举也可以说是在啪啪打自己的“脸”。因为就在几个月前,扎克伯格才公开抨击了苹果对开发者收取30%高额费用的行为,当时他还夸下海口表示Meta绝不会跟苹果一样,将致力于帮助创作者避开渠道费用,让创作者们赚到更多钱,但如今这47.5%的抽成比例甚至比苹果高出了一半还多。

Meta这种元宇宙未至、高额税费先行的做法,也不免让人感觉公司为了赚钱有点急火攻心。

网友们对Meta高比例抽成费的讽刺,图片截自于Twitter
网友们对Meta高比例抽成费的讽刺,图片截自于Twitter

另一方面,除了开始在元宇宙里收税之外,Meta最近也正在试图加快打造出更平价、能够更快普及的元宇宙的硬件产品。

从2014年Meta收购Oculus进军硬件领域以来,8年来Oculus系列头显已经更新了好几代,但在全民普及度方面却迟迟上不来。其背后的原因或许就像马斯克曾经说的那样,没有什么人愿意天天把一个电脑屏幕挂在脸上,特别还是目前这样一个笨重的屏幕。对此,扎克伯格或许也意识到仅靠等VR轻量化再来元宇宙的进程太慢,于是就把AR眼镜的研发加快提上了日程。

最近,从Meta内部流出的资料显示,代号为Nazare的AR眼镜项目被扎克伯格寄予了厚望,已经组建了精英团队、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进行研发,他希望能在2024年之前推出一款能够实现“iPhone 时刻”的产品,从而彻底革新未来人们的交流互动方式。

Meta的设想是,这款AR眼镜将独立于手机工作,能够与其他人的全息影像进行交流和互动,从而提供比目前的视频通话更具沉浸感和吸引力的交流体验。

图片截自于Meta
图片截自于Meta

但目前来看,扎克伯格的这一宏图大志是否能够实现还需要打一个问号。

首先,要想达到Meta所预期的效果,对眼睛的设计和制造都提出了极高的要求。据悉,目前这款眼镜预算造价已经超过了数千美元,而这个价格无疑会让很多普通人望而却步。毕竟,就连几百美元的Quest都把很多消费者挡在了门外。

此外,在AR眼睛赛道上,Snap、苹果等公司都已经布局了多年,Snap去年就推出了轻量化的AR眼镜。而目前Meta将首推时间定在了2024年,不知道到时是否已经落后于人。

总体来看,虽然此次的财报给了Meta一些喘息的时间,但摆在Meta面前的这些棘手问题却是长期存在。目前,Meta账上还趴着大把现金够其挥霍一阵,但如果这几年不想办法保住用户、广告这条生命线,在长达数十年的巨额支出下,难免也有坐吃山空的一天。届时,扎克伯格心心念念的元宇宙,或许也只能是镜花水月梦一场。

*注:封面底图来自于Pinterest,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不同意使用,请尽快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