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部新片无一爆款,网络电影春节档扑了吗?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犀牛娱乐,作者丨小福,编辑丨朴芳

谁也没能想到,史上最强春节档摇身一变,成了史上最强网络电影春节档。

受疫情影响,今年春节档院线电影在上映前日集体撤档,每年这个时候最火爆的电影行业陷入沉寂。而另一边,几大视频平台蓄势齐发,共同打造了网络电影入市以来最精彩的一次春节档。

然而我们发现,视频平台发的力,效果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据统计,在1月24日(除夕)至1月31日(初七)期间,爱优腾三大平台上线网络电影共计18部,数量较往年同期仅次于2018春节档。

其中,在网络电影领域一马当先的爱奇艺占据了今年网络电影春节档的半壁江山,上线作品数量达到9部,是三平台中最多的一个。题材类型也相对多元,不仅有《大天蓬》《锦毛鼠之涅槃重生》等动作、古装题材网络电影,《我的100分男友》《笑傲神探》等喜剧题材网络电影,还有像围绕扶贫展开的主旋律网络电影《我来自北京之过年好》。

优酷和腾讯视频两平台的春节档网络电影上线数量分别为6部和3部,题材分布较爱奇艺更为集中,以春节期间影视作品常见的喜剧和动作题材为主。

由于各平台间数据统计方式有差异,今天我们仅从上线数量最多和分账数据较直观的爱奇艺平台为例。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截至2月6日,在春节档表现最好的是于大年初一上线的古装爱情题材网络电影《大天蓬》,累计分账票房达1045.7万,该片也是目前爱奇艺唯一一部分账票房突破千万的2020春节档网络电影。

而去年爱奇艺春节档的票房冠军为2019年2月5日(初一)上线的奇幻古装题材网络电影《济公之降龙有悔》,累计分账票房超过1589万,居爱奇艺全年分账榜单第12名。

在优酷平台2019年度分账票房榜单中,无一部春节档电影上榜。《齐天大圣之火焰山》《大汉十三将之血战疏勒城》两部在春节前后上线的影片位居年榜的第7、8名。

根据现有数据,在2019年分账表现最好的是来自爱奇艺平台的《鬼吹灯之巫峡棺山》,累计分账金额将近3500万,亚军为优酷平台的《水怪》,分账金额约2600万。总体来看,对于现阶段的网络电影而言,档期的助力还是非常有限的,这一点与院线电影截然不同。

我们对比了今年和去年大年初一爱奇艺平台日票房分布情况,发现今年春节档市场表现虽优于去年,但并没有出现爆款电影。这次百年难遇的疫情,本该是线上文娱的利好,然而事实上除了作品数量和题材范围以外,网络电影并没有借助春节档实现质的飞跃。

特别是《囧妈》《肥龙过江》等几部院线电影的突然“触网”,对于广大网络电影片方而言,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院转网“重锤”网络电影市场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可以通过网络电影市场的状况来直观了解。

自2015年网络电影诞生以来,已有超过2800家公司入局,其中超过80%的公司只参与过一部影片的出品工作,能够推出10部以上影片的不足30家公司。这意味着在网络电影行业中仅有少数头部公司能够稳定存活,而其余大部分公司都会在激烈的竞争中被迅速淘汰,不断更迭。

去年2月,《关于网络视听节目信息备案系统升级的通知》开始正式实行,此后所有的网络电影都必须通过规划和上线两次备案才能顺利上线,这直接造成了2019年全年网络电影大幅减产,近四年首次跌落至不足千部。

相较前几年动辄破千部的市场体量,新政的出台无疑加快了洗牌速度。审查制度帮助网络电影市场过滤了大量尾部项目,以映美、淘梦、新片场为代表的头部公司迎来利好期,牢牢占据各大视频网站榜单前列,而非头部公司的生存危机也进一步加剧。

另一方面,在2018年《灵魂摆渡·黄泉》《大蛇》分账票房接连打破市场天花板后,2019年又被打回原形,年度分账金额最高的《鬼吹灯之巫峡棺山》仅得到不足3500万的分账票房,TOP10整体票房水平较18年同期出现显著下滑。

至此,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何今年网络电影春节档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热闹,网络电影的生存危机,并没有随着步入政策调整期而结束,即便院线电影停滞不前,也无法促使网络电影脱胎换骨。恐怕这也是《囧妈》《肥龙过江》勇于转网的最大信心,在院线电影面前,网络电影根本不足为惧。

是平台的福音,却是网大公司的祸事

对于院线电影而言,选择网络发行虽是下策,但终归足够解燃眉之急。此前《囧妈》出品方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以6.3亿元版权费达成一系列合作。登陆爱奇艺、腾讯视频双平台采取单片付费形式网播的《肥龙过江》则采取了用了“保底+分账”模式。在率先实现网络首播的同时,这种操作模式并不会影响到影片后续进入院线放映,抛开市场表现不论,这次合作对于片方和视频平台是一次良性的双赢。

不过,院线电影闯入网络电影的地盘,必将撼动原有市场格局,对网络电影市场造成巨大冲击。对于众多传统网络电影项目方而言,这无异于一场“飞来横祸”,它们极有可能将失去唯一的市场。

根据前段时间爱奇艺发布的《2019网络电影行业报告》,2019年网络电影投资成本整体上涨,投资成本达到300万以上的影片数量占比48%,这无疑是个制作体量升级的好消息。然而我们也要意识到,网络电影终归是追求低成本、短周期、高效益的市场导向型影视产品。

如果与成本以千万计的院线电影相比,网络电影的微小优势将消失殆尽。即便是头部公司,可能都无法与之一搏。

目前,网络电影市场正处于一个减量提质的关键转型阶段。尽管成效缓慢,我们仍能看到网络电影市场的许多转变。例如近两年间有很多内容方在试图拓宽网络电影的题材空间,如科幻题材、主旋律题材乃至女性向题材,都有不错的作品诞生。

宣发也得到了全面升级。近年间网络电影营销投入不断增长,部分头部项目的营销预算占比甚至超百万,占总预算超过30%。同时,在宣发升级的助力下,很多项目也得到了良好导流。

如去年登陆优酷的《大蛇2》,上线56小时票房分账就高达1163万,成功打破行业新纪录。还有爱奇艺 “联合营销”的首部合作网络电影《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累计分账突破2200万,居全年爱奇艺榜单亚军。

但这终究需要一个过程,除了少数头部公司以外,剩余80%的网大公司却仍在腰部、尾部的温饱线上挣扎。影视寒冬并未结束,对于很多小公司来说,能够让一部网络电影上线已经是非常不易的事,此时又有实力强横的院线电影突入网络市场,分食有限的市场空间,长此以往,必将对大量的网络电影公司造成毁灭性打击,加剧市场淘汰。

或许一部《囧妈》和一部《肥龙过江》的出现,还不足以造成太大影响。就像今年的网络电影春节档,虽然没有在院线电影空缺的情况下逆袭,但终归属于平稳发挥。那么如果未来有更多院线电影转投网络平台,想来,网络电影的市场必定会被搅得天翻地覆。

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的界限模糊了吗?如果是指院线电影转为网播,那么的确是模糊了。但我们也要明白,所谓的“院网融合”共同发展,大部分网络电影从不在其中,大部分网络电影公司也从不在其中。

最终,大量非头部网大公司会遭遇项目流产,公司倒闭,加速网络电影市场的淘汰进程。这样的“院网融合”,对网络电影太残酷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