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节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很多人说,年味少很多。

于是,他们开始怀念过去的春节。

我一向不是一个文艺的人,词汇也比较贫乏,我很难用一种很奇妙的语言去描绘那种所谓的年味。不过,我相信你们应该见到过不少,就不用我在这里搜肠刮肚地再炮制几句了。

说点我自己的事儿。

我承认,以前的年味似乎是多些。

我小时候过过这种年味很足的年。

我印象中很深的一次是,大人给我和我的一位表哥各买了一把木头剑,我那时候的岁数应该是单位数,我表哥最多也就十岁上下的光景。

我们两个在弄堂里挥舞着木剑,拼斗得不亦乐乎。

乐极生悲,我把我的木剑给打断了。

之后,我依稀记得我似乎被大人们狠狠教训了一顿:太不爱惜东西了。

之所以用依稀、似乎,是因为这个教训我印象非常不深刻。

大概是随后来的欢乐,瞬间把那顿教训,给淹没了吧。

姜昆曾经写过一本书,《笑面人生》。

这本出版于97年的书,回忆了刚开始的几次春晚。

你得承认的是,一开始的春晚,真得很吸引人。

费翔,这个以前中国人几乎没怎么听说过的名字,就因为两首歌,顿时红遍了大江南北。

我记得第二天马路上都有人在传唱《冬天里的一把火》

那是1987年。

后来,大兴安岭着了一把火,从五月六日一直烧到六月二日。

—— 我没说两者有因果关系。

现在过年,大概不是再这样了。

我儿子拿到近万的红包,脸上波澜不惊。

春晚,成了一个围观者无数但同时吐槽者无数的货。

连红包这个东西,都是商业公司在那里发给你了。

时代已经变迁。

背后,荡漾着的,是从短缺,走向丰饶。

一把木头剑,可以让我兴奋很多天——我记得我那把剑断了后,是我小姨夫给我粘好,我又挥舞了多日。

如果被小孩子弄坏,大人的气愤,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我总以为,所谓的年味,就是建立在“短缺”之上的。

今天的一把木头剑,吸引不了一个孩子多久。

他有太多的玩具。

拜我癖好所赐,我儿子有着梦幻般的游戏装备,从NDS到PSP到iPad,从WII到XBOX360到PS4。他才不会在乎一把什么木头剑。

至于春晚。

呵呵,今天内容产业那么发达,人们早就见多识广,恐怕再也不会惊叹世间居然还有《冬天里的一把火》这样的劲爆歌曲了。

春节里的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母亲在八十年代,是解放日报跑农村线的记者。

那个时候,万元户刚刚兴起。

我记得有一年她带着我去了一家万元户采访,并和万元户共进年夜饭来更好地体验生活。

万元户是当时的土豪,土豪家里做年夜饭是中午全部做好,晚上拿出来的。于是,晚上的年夜饭,基本上就全部是冷的:除了热汤热饭。

但这已经很了不得了,土豪能拿出一桌鸡鸭鱼肉俱全的年夜饭,虽然是冷的,但依然是土豪。

哦,对了,这不是风俗的问题,这名万元户是上海农村的,上海土豪没有吃冷的年夜饭的习惯。

今天。

呵呵,你还记得什么年夜饭好吃吗?

大概初一开始,你就吃不动了。

只有平时没饺子吃,大年除夕吃顿饺子,才是值得回味的事吧!

过去的节日,都是短缺经济下人们使劲找个理由狂欢一下。

今天的节日,都是丰饶经济下商人们使劲找个理由推销一下。

所以,我一向不care任何节日,甚至到了嗤之以鼻的地步。

因为我一点不短缺,商人们想赚钱,是他们的事儿,我干嘛要屁颠屁颠地去凑这个热闹。

中国人的节日,大概,也只有春节,不再是纯靠商人们捣鼓出来的了。

毕竟,还有一项短缺,始终存在。

这就是:回家。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4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Copyleft © 2013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关注我的微博

欢迎 订阅我的微信公众账号:ittalks

欢迎 于搜狐新闻客户端中订阅“魏武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