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SNS所带来的互联网泡沫化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互联网的挤出效应非常明显,传统的渠道正在被互联网所裹挟的浪潮所淹没,并且不得不进行改造,社群类的沟通形式几乎成了传统行业改造渠道的唯一法宝:所谓的转型基本上就是依靠社群类的形式将以前线下的客户聚集起来,然后在想着法儿的赚他们的钱。整个传统行业的从众效应非常明显,几乎整个传统行业的转型都是这样的套路,同质化的转型基本上是当前的主要范式。

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另外一种转型的方式,除非有的企业固守传统,坚信传统的发展方式是正确的而不进行转型。转型的SNS化从某种程度上为被产能严重困扰的传统企业找到了一条自救的良方,但是若是清醒的话,这似乎又是不正常的,毕竟转型的前提乃是多重的可能,只有一种转型的选择,失败的概率太大了。

塔勒布认为,人类行为都是由很多不确定的因素造成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不确定性推动了社会的变革,并决定着社会的最终走向。而我们在实际生活中似乎也能找到例子,从而印证塔勒布这种观点的正确性。例如,我们认为推动整个社会走向的人,从某总程度上基本上都是那些怪异的人,普罗大众只会让这个社会保持稳定,而非变革。换一种说法,改变世界的人都是那些类似于乔布斯这样的怪人,而非普通民众,因为后者基本上走的都是一样的道路,行为方式基本上较为同质化。

所以,从以上的推断,我们似乎对当下市场的转型有了这样一种认识:转型的走向就是这样一条从众的行为,大家具有共同的目标——互联网化,走的是同样的道路——社群集聚,做的是同样的事情——粉丝经济,我们很少看到有的转型是遵循着另外一条道路进行的。

转型的SNS带来了同质化,整个互联网的同质化进程加快,使得深处转型过程中的企业基本上跳不出这种窠臼。企业都是全力将内容以社交类的形式发布出去,所以造成了整个SNS市场信息量处于海量的状态,有效信息的辨别难度不断增加,当一种有效信息难以被辨别出来的时候,就是垃圾信息。所以,现在的转型市场,基本上就是这样一种昏糟糟的状况。

SNS从本质而言,其实就是社交类的服务释放,马克思说过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而如今只不过是将这样社会关系虚拟化了,放到了网上,并且加进了服务。满足人类任何社会关系的工具或者途径,都会得到人类的欢迎,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互联网本身并不制造实体产品,他只是市场实体产品的搬运工,所以这种形式将会永远处于一种工具的形式,并不应让其占据主导的位置,服务的增值也是建立在实体的产品之上,光进行自我们满足也不符合马斯洛整体的需求层次理论。

互联网本身就具有集群效应的特点,服务的加入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互联网的增值,而非简单的让人群在互联网上集聚,进行社交。传统的行业转型鉴于其行业特点,转型的过程较为漫长,例如制造业,另外还因为SNS的快速化让传统行业的转型很难较为快速的找到服务与产品结合的契合点,所以,在转型的过程中一窝蜂的搞SNS,难免会陷入同质化的泥潭难以自拔。

应高度警惕传统行业与互联网结合的转型所带来的同质化,同质化的竞争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好结果,短期盈利较为明显而已,长期将重蹈制造业产能过剩的覆辙。所以,从这点上说,互联网所形成的SNS的泡沫化迹象需要我们加以警惕。

(关注更多钛媒体作者观点,参与钛媒体微信互动(微信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