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下放电信资费定价权,运营商降价空间有多大?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电信运营商资费 

【曹天鹏/钛媒编辑】逐渐放开资费管理是政府电信管制的重要步骤。工信部与发改委于今天下午联合发通知,将于明日起(10日)放开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举动,是为了完成今年初国务院制定的《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要求。其中,被通信业界关注的一项就是对“电信业务资费标准审批”的松绑。

那么,放开了电信业务资费审批,是否就意味着通信业的资费将会有明显的下调?

与其他国际和地区相比,国内资费水平仍偏高,且手机通话仍存在非单向收费、漫游费及名目繁杂的增值服务费等。所以说,不管是手机费用还是上网费用,都有很大的下降空间;但不会在放开行政审批之后迅速下降,即便下降也不是因为放开资费审批。

所以说,这个文件并不会直接导致资费下调。价格便宜了,是一个市场的结果,跟这个文件没有直接的关系,这个文件的形式主义大于实际意义,仅仅向外界展示出一种开放的态度。

实际上,工信部通过行政手段干预并没有帮上什么忙。国内电信资费审批,一直是工信部掌控通信市场的重要手段,其寄希望于资费审批这个杠杆,来平衡电信运营商之间的竞争态势。

比如,工信部就为相对势弱的中国联通开绿灯,允许其业务资费可比竞争对手低10%~15%。实际的结果是对手会开出更低的资费来同其竞争,导致整个通信市场陷入价格战。

显而易见,整个通信市场没有呈现出预想的平衡态势,反而让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市场竞争和客户争夺提前进入白热化阶段。

在《通信世界周刊》的特约作者陈亮看来,虽说放开资费审批可以“让市场说话”,但实际上工信部的资费审批对通信市场竞争的影响已日渐衰微,现在的通信市场早就已经是“市场说话”了。

再则,通信资费并不是决定市场竞争力的惟一因素,前两年的3G市场竞争就是最好的例子。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通过资费下调甚至“免费”来吸引客户实非上策,目前电信运营商的价值链偏于单一,对移动互联网的掌控力度不断削弱,主营业务不断被腾讯、阿里、新浪等这些新兴的竞争对手蚕食。

那么,这个文件刚好在虚拟运营商大热的背景下发出,像京东、阿里等这样的虚拟运营商,他们向来是本行业中的“搅局者”,在新市场中是否会继续扮演“价格杀手”,来带动资费的下调呢?

陈亮认为,虚拟运营商并不能甩开电信运营商做独立运营,三大电信运营商依然是目前国内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体系的根基。不过,虚拟运营商靠其他资源来带动新兴业务的渗透率,威胁不小,倒是值得电信运营商防范。

不管怎么说,从当前国内通信市场的情况来看,放开电信资费的行政审批权限对通信行业的影响和冲击并不明显,真正决定今后通信市场资费的,依然是电信运营商的策略和举措。

(关注更多钛媒体作者观点,参与钛媒体微信互动(微信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