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何缺少创新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以前总听别人说国外的技术如何如何先进,我就有些不服气。不管其他领域如何,至少在我涉及的某些领域,我所接触的一些人和技术,就算放到世界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是时间过的越长,心里就越来越没底气。这不是说我原来看到的那些人和技术就不牛了,而是就整个社会的风气来说,我们缺乏创新的土壤,而且民智与西方国家仍然存在差距。

 

缺乏创新的土壤,已经是老弊病了。就拿手机应用市场来说,中国的消费者,付费意愿远远低于海外市场,所以世界上最优秀的开发者大多数都集中在海外,因为他们在中国赚不到钱。而我们至今仍然在为如何破解软件绞尽脑汁,甚至还有商业公司专门从事如何让用户免费用付费的App,这对开发者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春节期间和中南大学的沈教授聊了聊,谈到关于创业公司专利的问题。沈教授说他去美国访问时,用Priceline订酒店非常方便,很快找到了一个在他预算范围内的合适酒店房间。Priceline的模式 — 用户自定价格,酒店选择是否成交 — 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专利,他的竞争对手Expedia就曾经因此遭到Priceline的起诉。

 

我跟沈教授说,专利这套玩法在国内的创业公司里不太玩得通。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专利能算一种资产,能折价进估值里,但是对于保护自身的作用实在是有限的很。首先国内的专利基本上是一门生意,交给第三方代理公司去写就行了,只要稍微像模像样点的差不多都能申请下来,所以很多竞争公司都就同一功能申请成功专利,是常有的事情。其次是专利批下来的时间太长,需要几年,等专利下来的时候,创业公司可能都死掉了。最后,中国互联网里还有一些流氓公司,根本就不在乎你这些东西,据说某家公司连续十二次败诉,打官司从来没赢过,但人家靠时间差赢得了市场,最后小赔个几百几千万的,已经无关紧要了。

 

所以眼下这个环境,怎么看都不太像是会促发出繁荣的创新的环境。每隔一段时间,就能看到有老外又搞出点什么好玩的东西,但是国内好玩的创新涌现的速度似乎太慢了,可能就和大环境有关。

 

但从人的角度来说,目前民智仍然不够高,也是一部分原因。

 

也是这次春节,我回到长沙家里,我听说有亲戚大年初三要去韶山拜拜,说是去「还愿」的,因为生宝宝前去许过愿。后来妈妈又说起,每次他们去韶山,都可以看见很多人很虔诚的来到这里,甚至还有一下火车就开始拜起来的。我的脑海里马上就浮现出以前去藏区,看到一些虔诚的藏民一步一拜的走向圣地的画面。但人家那拜的是佛,是心中的信仰,这些人拜的呢?

 

在湖南的很多地区,都会流传一些很玄乎的小故事,比如车上挂了一个太祖的头像,出车祸了人却没事。神是怎么炼成的?就是这么炼成的。在听到这些小故事的一瞬间,我想到了朝鲜。我们今天在以什么眼光看待朝鲜,别人可能就在以此种眼光看待我们。

 

在长沙,有一个很著名的景点,叫「天心阁」,是纪念「太平天国」而建的,据说是一处太平军留下的遗址。小时候历史课本里是把「太平天国」当做民族英雄性质的正面形象来教育的,最多就是有点儿「农民起义的局限性,不够科学」。但后来,我读到一些历史学家的研究材料时(比如张鸣的《重说中国近代史》)才明白,太平天国运动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实在看不出有任何值得肯定之处。

 

以下摘自百度:

 

「中国当代人口史学者在确凿的史料基础上,对此进行了重新估算,形成了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根据太平天国前后《户部清册》所载的户口数,认为从1851年到1864年中国人口锐减40%,绝对损失数量达1.6亿;第二种意见则将战前的人口数据与1911年宣统人口普查资料进行对比研究,认为太平天国战争仅给江苏、安徽、浙江、江西、湖北五省直接造成的过量死亡人口就至少达到5400万,如果再考虑到其它战场湖南、广西、福建、四川等省的人口损失,那么太平天国战争给中国带来的人口损失至少在1亿以上,直接造成的过量死亡人口达7000万。」

 

而我们从小到大都在接受一些片面的填鸭式教育,思想没有解放,长大后为生计所迫,就更不会去解放了。借用沈教授的一句话:「中国教育最失败的地方,就在于让人读书读得都『不喜欢读书』了。」这一点的杀伤力是巨大的,将让我们的后代继续的愚昧下去,民智继续不开化。在这样的环境下,谈何创新?有点萌芽的种子,也都被我们亲手扼杀了。

 

(今日题图:of life and death,作者:Marsel van Oosten)

 

==== 道哥的黑板报 ====

走在创业道路上的文艺白帽子。

微博、知乎:aullik5

http://taosay.net

微信公号:道哥的黑板报,微信ID:taos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