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结婚吧——有线网络与直播卫星的合作共生之道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有线电视

直播卫星中星九号2008年升空,有线网络便一直将其视为心腹大患。终于,与地面电视一起,直播卫星成为了国家公共服务的一部分。刚退追兵,又有强敌,IPTV、OTT的出现,把刚松了一口气的有线网络逼到了生死存亡的悬崖边缘。为了生存,他们拥抱互联网、他们DVB+OTT,却是忘记了曾经的小伙伴——直播卫星中星九号。

“中星九号”是我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颗广播电视直播卫星,它直播的数字广播电视节目,使我国的广播电视人口覆盖率从95%上升为100%。中星九号上天后,便一直为村村通服务。国家对直播星的一期建设要求很明确,即把直播卫星定位为公益性服务平台,扩大农村地区覆盖,解决全国已通电但广播电视不通达的20户以上自然村收听、收看电视的问题。

2010年,广电总局给了中星九号新的定位:“用以满足农村地区的用户个性化需求”,直播卫星的公益性和商业性的双重属性自此确立。广电总局明确的各种广播电视技术的定位,既要能满足数字电视的公益性特点,又要能够满足消费者日益增加的个性化需求。地面无线覆盖作为基础性网络之一,要实现对城镇和农村地区的全部覆盖,并坚持公益性的特点。而有线电视和直播卫星则主要满足城镇和农村地区的用户个性化需求。其中在城镇地区,有线电视将成为主推的形态;而在农村地区,则主要以直播卫星为主,因为直播卫星具有覆盖优势。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就当时的电视传输来说,广电有线网络还是一家独大的状态,没有同行竞争,没有用户压力。“小富即安”心态的地方广电网络公司们对直播卫星异常地抵制,他们认为一旦放开对卫星电视的管制,是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对手,哪怕这个对手并不强大。

广电总局与各地方广电网络公司曾在京几次探讨直播卫星的经营之道,决定了先推广,再逐步通过增加高清频道等来进行商业运营的路子。直播卫星只在有线网络未通达的地区推广,由有线公司自己来负责划分区域。当时一位有线公司的老总便表示,“已经把未来10年准备发展的、目前还未通有线的区域都划在了自己的名下,不容许直播卫星发展用户”。

并且广电总局希望由地方有线网络来主导直播卫星的推广普及,所有直播卫星直销点均需要当地广电部门的审核批准,但由于地方广电的“出工不出力”、甚至是人为的制造审批程序的复杂化,直播卫星至今也没能正式开展商业运营。

随着三网融合的不断推进,电信运营商的IPTV业务,对用户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令有线运营商所推动的互动电视业务几度受阻,某电视台台长感叹:“躺着数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OTT的快速普及,更是将有线网络打落天际,用户离网率不断上升,有线运营商们意识到了危机,他们拥抱互联网、他们DVB+OTT,就是忘记了还在一旁默默望着他的直播卫星。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线电视经营多年,庞大的用户数是这些新兴势力望尘莫及的。但由于对象的重叠,在与IPTV、OTT搏斗中败下阵来的有线网络公司用户规模一直在被蚕食。增值业务、付费点播都没能留住用户,有线网络公司们却没想到,还有2亿未被有线、互联网覆盖的用户,在收看直播卫星数量有限的公益节目。广播电视最基本的要务是覆盖,没有覆盖,一切都无从谈起。有线加上卫星,就可以形成一张覆盖全国的广播网络,10多亿人都将成为咱们的用户,何乐而不为呢。

就用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咱们结婚吧》中一句台词来结束本文吧:“别瞎耽误功夫了,结婚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