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做苹果和华为的最强对手,荣耀准备好了么?

做苹果和华为的最强对手,荣耀准备好了么?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92日,在全球最重要的电子消费品展会之一的IFA (柏林国际电子消费品展览会)上独立运作不到两年,在国内市场取得份额第一的荣耀,重新闪耀在国际舞台

 图源:荣耀
图源:荣耀

荣耀出现在此次展会最受瞩目的Keynote主舞台,开场就提出以开放和协作的方式去拥抱全球化,并带来了一场信息量巨大的发布──压轴的MagicOS更是体现了荣耀对于多设备多系统操作的另一种思考,通过底层逻辑和底层技术的创新打破边界,在iOS和鸿蒙OS之外提供第三种设备生态流转体验。

这是荣耀独立运营以来最重要的发布会。它也宣告了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荣耀将大刀阔斧布局全球,推出革命性的软件生态,新一代折叠旗舰,还有公司第一次全球开发者大会。我们似乎可以更好的去理解荣耀的科技理想主义,这里面不仅有荣耀对于生态合作伙伴价值的尊重,更有荣耀对于开放体系下不同生态融合,效率提升,更好的服务于人的思考。

而在IFA开始前,我们和荣耀CEO赵明聊了聊这家公司从产品,到操作系统,再到新的全球化策略上的各种思考和计划,以及它如何看待两个强大的对手——苹果和华为。

以下为此次对话实录。

骆轶航(品玩):荣耀以新的面貌和身份独立运作已经两年,IFA是新荣耀的全球亮相面对全球市场的新荣耀和过去的荣耀,哪些没变,哪些变了,变的地方多还是没变的地方多?

赵明:这次IFA我们主要介绍了MagicOS的一个产品策略和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第二个全面阐述我们在欧洲的一个策略,第三,发布面向欧洲的产品解决方案。对于荣耀而言,我们未来在市场上参与竞争,如何打造以消费者为中心,让消费者感觉到惊艳的产品,这是我们一直所思考的一个话题。我们给消费者呈现的价值和我们独特性是什么。面对现在的形势,荣耀要用开放和协作的姿态来拥抱全球化,MagicOS 就是全新理念的一种信号。

今天市面上手机有iOS和安卓,PC的操作系统,还有各种各样IoT的产品,这几套操作系统的问题是它们之间不开放,从生态来讲是割裂的。所以,荣耀基于安卓、基于PC的OS、基于IoT的OS,既支持使用现有的生态,与此同时我们要把我们的核心关键能力构建起来 ,让多个开放的操作系统和服务之间的设备互联互通,打破屏幕的边界,打破生态的边界,然后给消费者一种无缝的体验。

骆轶航(品玩):MagicOS第一次面向欧洲市场,不同于任何旧有操作系统,你们如何面对既有非常强势的操作系统一方打破边界,另外一方把墙建起来,要怎么处理?荣耀里面的核心能力是什么,这个操作系统对荣耀自己来说好处是什么?

赵明:这问到了问题的关键。实际上来讲,在你打破边界的时候,首先一定要明确你所做工作的界限。我们首先不会破坏安卓和PC的自有的生态,对于它们的价值,荣耀必须要给予尊重。与此同时,我们要帮助它们来实现原有的生态和体系相对来说困难的部分。比如说,开放的体系需要适配不同的硬件,不同的厂家,它的效率肯定会存在一定的问题。

在这里,荣耀的核心能力是我要通过我们的底层核心的引擎和操作系统,比如说OS Turbo的技术,Link Turbo的技术、GPU Turbo的技术,把它的核心处理能力和效率提升,让这部分的效率可以去比肩苹果在手机和笔记本领域的互通,我们也把这样的核心能力嵌入进来。

这样我们就可以跟合作伙伴在开放和协作这部分达成共识,操作系统之间的墙就由我们来打通,让彼此之间的生态,不同生态的融合,这是我们给行业带来的价值和贡献。

当我们在启动荣耀的业务战略的时候,苹果就是我们超越的目标。我们从一开始就对此坚定不移,所以今天来讲,当荣耀基本解决了生存的问题时候,我们就安排了一支几千人的队伍,专注将近一年多的时间把我们MagicOS 7.0构架推出来,所以这次的MagicOS 7.0应该是我们完整的把荣耀对于AI使能全场景操作系统全面展示,以及把我们对于核心的功能理念在消费者全面亮相。

骆轶航(品玩):您刚刚提到了MagicOS的三个能力,GPU Turbo、OS Turbo、Link Turbo,这三个能力本身在技术上目前有哪些升级?能够给我们的体验带来哪些不同,尤其是对于第三方设备的体验?

赵明:以OS Turbo为例,我们在MagicOS核心的发展演进里面,它是要打造一个越用越流畅,越用越好用的一个概念。在你使用的荣耀手机一段时间之后,比如说同样是上班族,开车上班过程中的手机使用场景就和坐地铁通勤的不一样,如何让整个的手机的使用在这样的场景下体验最优,比如说开车过程中能自动打开有声书,坐地铁会自动打开扫码,最终目的是让操作系统变得个人化,而且效率更高。

在通信领域这方面,它会考虑到在不同场景下的通信需求,比如说我们乘电梯,它就会通过机器学习的方式,从家里离开到电梯,这段时间电磁环境是怎么样的?机器会提前进行学习,你在进电梯的过程中我们的中断时间,比如说你的业务视频中断的时间行业内我们是最短的,可能有的2、3秒视频就恢复了通讯和通话。

未来,MagicOS是在这些基础体验上,不仅仅是在设备互联,而且在基础体验上更胜一筹,弥补安卓操作系统和PC操作系统的不足,它的一些通用化而不是定制化,我们现在进行去打造在操作系统层面进一步的深化,具备iOS和其他的OS竞争的体验。

骆轶航(品玩):产品好不好用往往就两个层面,智能和连接。智能互联的世界也是今年荣耀在IFA的一个主旨。这个场景放到全球市场,如何激发全球化用户,比如欧洲用户的体感,它和iPhone或三星,包括华为的手机,不同的地方在哪?

赵明:这次IFA我们主要宣扬的核心底层逻辑就是基于账户信任环的管理,比如说我的笔记本、平板、手机都用我个人的账户,这样来讲通过安全认证体系构建信任环。在这个环上,我们可以实现把手机的屏幕、笔记本的屏幕和平板的屏幕都当做是不同的窗口,类似于一个系统的不同窗口。可以想象这个能力一旦具备之后,三个屏幕,手机屏幕、笔记本屏幕、平板屏幕相当于是笔记本的三个窗口,这里面的操作非常的方便。

骆轶航(品玩):用鼠标跨屏幕操作很多事情,这解释了新的开放的交互。能不能讲这其实是2007年以来人们操作智能手机方式发生一个本质的变化一个里程碑的突破?

赵明:应该说我们在这个能力上首先实现了苹果在封闭体系上之外的事情,它目前实现的是笔记本和平板互通,我们是把笔记本、平板、手机全体系打通,而且是在几个开放体系上,这个就更难,因为我要完成开放体系的信任环认证,安全上的保障,而且实现高速的连接,这就是需要我们打通很多的东西。也就是说,我们通过这件事给行业和消费者信心,荣耀通过MagicOS可以把不同的开放体系的产品结合在一起,可以去跟苹果竞争,而且未来我们有开放生态有更多的应用,我们可以在体验上超越苹果,至少在中国的这种互联网的服务和生态环境下,我们有信心一定会超越苹果。

骆轶航(品玩):有信心超越苹果,这个非常有意思。这两年荣耀在中国很让人惊喜,不仅活下来了,并且活的还不错。外部因素导致过去两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发生了格局性的变化,你们抓住中国消费者靠的什么?同样的方法论能否适用于欧洲和全球用户?

赵明:中国市场这个核心,在过去的荣耀的长期战略当中,坦率讲,在战略控制点上没有变。

骆轶航(品玩):从来没有变?

赵明:从来没有变。2015年我负责荣耀之后,我就定义荣耀未来的发展和成功的战略控制点就是创新、品质、服务。

回到我们重新出发的时候,在中国市场上,我们说首先帮助我们取得成果的就是产品。比如说高端用户的获取,今天接近70%的用户的上一部手机是苹果和华为。应该说我们在Magic系列上,在高端旗舰的打造上,尤其是5000+价位,我们是除了华为和苹果之外,高端用户获取应该是最多的。尤其从今年的商务用户和政企用户的选择上来看,Magic4 Pro,和Magic系列打造的隐私安全,以及整个的性能和AI的能力,实际上是非常被消费者认可的。

荣耀的欧洲策略我们非常清晰、明确,这次在IFA展的时候荣耀宣布,荣耀在欧洲的战略就是以Magic系列领衔,明年下一代Magic V的折叠屏,以及我们下一代的Magic的数字系列,全部都会在欧洲发布和上新,就是用高端系列来带动荣耀在欧洲市场的发展。传统的中国品牌在全球市场都是走低端和中低端的策略,用低价去占领市场。经过这一年多的发展,我们明确在欧洲是一个高端的路线,通过Magic系列,以及我们的荣耀数字系列,去赢得欧洲市场的竞争,就是把最好的产品体验先行。

骆轶航(品玩):我问一个比较直接和坦率的问题,在中国这两年,高端市场除了苹果和华为,用户对荣耀也很有认知度。与很多人把过去对华为的印象投射到荣耀有多大关系?欧洲同样,过去处于华为体系中的荣耀对欧洲市场的策略和思考,是不是也原封不动的移植到现在新的荣耀体系当中来?

赵明:首先在海外根本不存在这两者之间的关联。如果这两者之间互相影响,还有一些有印象,那就更多是存在于媒体和行业的伙伴当中,在消费者层面,在荣耀走向全球市场的时候,这是完全没有的。

骆轶航(品玩):大家也没有把这两个做关联。

赵明:对,可能很多媒体和行业知道我们的历史渊源,大家会有一些文章提到,但是从消费者这边没有。

骆轶航(品玩):We don’t care。

赵明:对,而且很多人在很多市场上认为,荣耀跟华为是没有任何的关联。在国内市场不瞒您说,经常会有一些消费者、媒体会提到相应的东西。其实我们说,首先华为的体系和文化当中有非常精华的价值观、文化,对于产品的追求。某种程度来讲,我们就是这个体系出来的,或者我们就是这个体系,没有必要说我们和华为不同。

骆轶航(品玩):刻意的遮遮掩掩。

赵明:对,我们的产品也好、价值观也好、文化也好,因为我本身是产品经理出身,做第三代移动通讯算法起家的。但是我们这个体系的最关键和核心的实际上是我们价值观层面、文化层面和对于产品和企业的运作思路方面,这是我认为最重要的。第二点,这个队伍出来之后实际上就变成了一个创业团队,因为我们继承的资产更多是荣耀原有的产品体系和技术体系,因为Mate、P那是华为的技术,那我们这个体系独立出来之后就要发展自己的根技术,自己面向市场竞争,我们要打造的未来的科技,我们的创新领导力的呈现是什么。不瞒您说,我们出来的时候整个公司的人员是接近8000人。

骆轶航(品玩):接近8000人?

赵明:对,但是今天我们研发的团队就接近8000人。

骆轶航(品玩):光研发就接近8000人,这是这两年的成长?

赵明:对。

骆轶航(品玩):这两年很多公司放弃了成长的机会,但在这个环境之下荣耀一直在成长。

赵明:对,我们今年在应届生的社招很快启动,实际上我们还是一个进攻的逻辑。在今天来讲虽然遇到了很多形势上的困难和不确定,但是我们总体认为还是用一种积极的心态去拥抱这种出现的变化。因为环境并没有给任何企业定制什么,尤其是手机的各个品牌,都是在这个市场竞争当中,面临着相同的问题和压力,没有差的环境,只有差的应对。你如果提前做好了一些预判和准备的话,你可能就会在整个竞争当中发展的更好。举个例子,今天所有人都在谈手机行业的库存问题,有几百亿的库存。

骆轶航(品玩):都在谈现在整个销量长期疲软的问题。

赵明:但是荣耀几乎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去年4月份的时候有媒体问我们,说你们的供应没解决,你们怎么办呢?很多人都说你们拿不到芯片。我说这我一点不担心,我说手机行业过去几年当中都是撑死的。过去20年、30年,都是被库存撑死的,没有被饿死的,你真的缺货的时候,总有办法去解决。当我们快速回归和发展的时候,其实印证了我们。当我们发展起来,在快速增长的时候,实际上是我们也快速地找到了重新回归之后的定位,我们对今年的整个发展的情况和我们自身的能力有了一个相对客观的判断,所以我们没有发烧。今天来讲,我们在库存管理上和相对来说所有品牌当中,我们差不多是最健康的。

 图源:品玩版权图库
图源:品玩版权图库

骆轶航(品玩):这是非常重要的指标。在全球环境剧烈变化时,其实反而给一些企业成长的空间。这种进攻性投射到全球市场,荣耀第一站选的是欧洲,在这里核心重点要解决哪几件事?

赵明:荣耀的进攻实际上还是基于对自己现状的一个判断。无论是在中国市场还是在全球市场,荣耀其实都不存在天花板问题,我们不存在市场份额的天花板,我也不存在客户选择的天花板。

骆轶航(品玩):不存在天花板是因为这个公司很年轻吗?

赵明:年轻,而且实际上今年才是我们的元年。我们只要回归到客观的商业的本质和商业的底层逻辑上,就是坚持每一步的发展,能在商业逻辑上闭环,这其实在发展的同时把风险释放,那荣耀的进攻逻辑就是一种有质量的进攻,而且是可持续的。今天讲靠低价、靠砸钱去获取市场份额,我认为这不是荣耀今天的逻辑,过去和今天都不是荣耀的选择。我们在进入欧洲市场的时候,凭借的最有力的武器是产品。所以这也是我们用最强的武器去撬动欧洲市场,是我的技术、我的创新,我用我的产品跟消费者对话。所以当我让消费者跟其他人比较不可拒绝的产品和解决方案的时候,我这个事情、这个解和商业闭环就变得可能了。

骆轶航(品玩):产品之外,面对欧洲市场的另一个话题是开发者关系。MagicOS 7.0讲彻底的全方位开放,它对开发者是有吸引力的,那么要如何把这个吸引力释放到最大。因为毕竟很多年没人提开发者关系了。

赵明:我们一定会把我们底层的核心能力贡献给开发者,比如说底层的定位能力,更精准,比如说我们会基于GPS、移动网络信号、Wifi、蓝牙,这其实都是硬件的核心能力,包括室内的定位系统。我们还会把照相机的能力、把核心AI的能力,这些能力开放,让他把服务更精准、服务质量提高,这是我们说的在单机上的。另外一个能力就是我们把MagicOS全场景、多设备之间的能力开放。因为你知道在PC上比如说WPS也好,手机上的WPS和平板上,它们互相之间协作、协同、工作的服务是相对固定,某种程度上你可能基于它自己云做了一点工作。

骆轶航(品玩):对,我能够想到的就是基于它的云,你在这个屏幕上改了那个屏幕上也变了。

赵明:但是今天如果在多设备工作的时候,三台不同的设备可以协同工作,我把这个能力开放出来,这种服务的质量和体验就会更加好。你可以想象,其实这些东西对于不同的APP,比如说这里是WPS是办公,你要说看短视频、看长视频、做图片编辑,那我的平板用手写可以写,笔记本可以做运算处理,这两者的能力也可以结合。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更丰富的功能,把这些核心接口和开放出来的时候,开发者一定会打造出更好的产品体验来。

骆轶航(品玩):您刚才提到IoT系统,荣耀在这个方面有没有一些想法和计划?以及新的MagicOS对这个东西本身是不是一个更好的支持?

赵明:我们现在希望能够兼容行业内开放的生态,比如说我们在全球是支持Matter IoT的操作系统,IoT的协议,在中国我们是加入了Ola。与此同时,像车载的服务,像跟百度的调度协议,以及像华为的HiCar,都可以兼容和支持。荣耀的理念是对于开放的体系,我们尽最大的努力去兼容,因为我们不能强迫消费者都买我们的设备,但是消费者又希望有一个好的一体化的体验,否则就会装无数的APP,空调装一个、冰箱装一个。荣耀也很清晰我们的业务边界,我们不做冰箱、不做空调、不做洗衣机,这些小家电的设备都不做,这个边界我们一开始就非常地清晰。这样荣耀的能力对于合作伙伴来讲,就是帮助他提升效率和消费者体验。荣耀始终坚持未来更开放的体系和生态,应该能够可以再上一个相对封闭的……,因为我们不能强迫消费者什么东西都买。

骆轶航(品玩):我们多次谈到苹果,苹果最强在于用户对它品牌的认知力。在这方面,荣耀会如何帮助用户做一个更好的认知?其实在2019年之前,华为在全球市场几乎做成了。

赵明:其实还是要有更加积极的创新,还是要回到消费者选择这个程度和消费者价值的这个程度,这是最底层的逻辑。从这个维度来讲,就是我们在中国市场也好,在欧洲市场也好,还是要看的。比如说我们在创新上更加积极,不能保守,说折叠屏是下一个行业内重大的形态的改变,应该说华为、三星在前面都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今天我们重新再看这个事情的时候,折叠屏可能是到了一个主力机的市场。年初荣耀Magic V预发布的时候我们就说,在这样的领域遇见变革的时候就看谁反应的很快。折叠屏是一个很好的破局机会,就是荣耀要打造折叠屏时代最好的体验,现在来讲折叠屏还是重和续航的问题。我现在看了很多消费者都是两个手机,一个折叠屏,一个普通的直板。

这种情况我们要改变,就是一部手机可以不用再携带,解决重量和续航的问题,折叠屏很多续航的时间只有5个小时、6个小时,而正常的使用,我们算了一个模型一天差不多是7.5到8个小时,用一天可用8个小时以上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了。当年最好的直板续航的体验,是到9个小时的,一般可以用一天半,是这样一个逻辑。所以对于我们来讲,消费者在硬件使用的核心痛点是我们要解决的方向。第二个就是打开和折叠之后使用体验的连续性,它不仅仅是个平板,它还有打开和使用之间业务的连续、重新的业务构成,这也是我们要研究的方向。

骆轶航(品玩):所以这里边其实我们再强调一下研发的事情,过去无论是华为还是荣耀,都是全球化的研发体系,现在荣耀是怎么做的?荣耀现在光研发就8000人,这个版图是什么样的?

赵明:主要还是在中国,我们在日本设置了光学和相应的这些研究所,在法国我们也是构建了设计、算法和美学的研究所。这是我们目前在海外的市场布局,一个是在日本,一个是在法国。

骆轶航(品玩):这个事情从长期来看,我们是怎么看研发布局全球化的事情?

赵明:一个是关键资源的获得性,以及我们还有整个研发的效率问题,也不能布得太散,布得太散之后我们会发现研发协同不能为了全球化而全球化。在我们的体系当中,我是更注重效率和平衡,对应荣耀十二字价值观当中“简单高效”、“开放创新”和“追求卓越”,“以消费者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是我们价值观当中的前面两句。

骆轶航(品玩):我们刚才提了很多跟苹果的竞争优势,那么荣耀有没有想过,如果哪天华为可以回来了,荣耀该怎么面对华为?它是一个合作伙伴还是一个竞争对手?

赵明:肯定是我们尊敬的竞争对手。其实我们看待苹果和华为是一样的,当然了,我们看待华为的时候情绪上和心理上会带着一种不同的情绪化。但是不管怎么样,其实华为都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一个对手。有一个让我们尊敬的对手是非常难得的,这个体系、这个行业来讲,有几个勇于创新、不断通过技术来赢得消费者认可和支持的企业?它实际上是要把商业模式和竞争的大逻辑奠定了。过去几年当中,我们在华为的时候很尊敬苹果,因为苹果它是靠自己的核心能力、产品,华为跟苹果之间的竞争是堂堂正正的。

 图源:品玩版权图库
图源:品玩版权图库

骆轶航(品玩):苹果是华为尊敬的竞争对手。

赵明:那是一种堂堂正正的竞争,产品的竞争、品牌的竞争、操盘的竞争、商业上的竞争,太正常了。而且有一个强大的对手,会让你的团队保持这种压力和活力。今天来讲,如果华为回归,首先是一个让人值得欢迎的事,行业又多一个竞争对手,而且非常强大,让人尊重。对于企业来讲,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在这种商业竞争当中去战胜苹果、战胜华为,当年独立出来的时候我就说对华为最好的尊敬的方式,就是在市场上跟它直面竞争。能够战胜它,才是对我们这支有着相同基因队伍的力证,我们都勇于创新,都希望通过自己的产品去赢得消费者的支持,就是谁做得更好。

骆轶航(品玩):我们回到这次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部分,能不能讲MagicOS也是荣耀在操作系统层面对这样一种思路的重新思考和PK,我们能不能这么去讲它是物联网操作系统?

赵明:对于赢未来的逻辑和思考,我们可能有相似的地方。但是今天的MagicOS跟鸿蒙OS所走的发展路线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从呈现上来讲,可能消费者的体验、系统的技术架构已经截然不同了。

骆轶航(品玩): 最后一个问题,我觉得还是谈谈我们全球化的事情。中国公司的全球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加分题,已经是一个基本题了,荣耀是一家怎么样的从一开始就拥抱全球化的中国公司?

赵明:这次我的演讲核心有三个词:第一个,Openness(开放)。第二个,Collaboration(协作)。第三个,Contribution(贡献)。

荣耀是通过开放和协作的方式去拥抱全球化,荣耀在全球的发展是对于产业、对于消费者有着自己独特的价值和贡献的。在走向全球化的过程当中,我们的产品开发的理念和在进入每一个国家、社区这个过程当中,都是要强调一种开放和协作,我是对于整个行业、产业和消费者有价值贡献的。

这个过程当中,是要不断地去迭代。在现在的情况下,我认为开放和协作有着独特的时代的价值和意义。因为现在大家都在开始变得保守和更加稳健,或者是往后退一步,总要有人积极地做出尝试的一步。这种尝试不是具有强烈的攻击性,而是我们明确自己的边界,用开放的方式去拥抱合作伙伴的生态,对他们合作伙伴的生态做出贡献的时候,这种方式让我们更有力、更好地融入全球化。所以当我们跟安卓体系合作的时候就坚定不移,因为你既享受到安卓全球的APP和服务生态,与此同时你也帮助安卓实现了不同生态之间的大同。我们走向全球化的时候,会是一种积极的心态,一步一步努力实现目标。

第二点就是全球化的规则,我认为在过去很多时间当中,全球化的规则当中也融入了一些非经济的因素,那我觉得这个方面更多的还是可以通过开放和协作的姿态建立良好的沟通和对话的方式,这能有助于我们的全球化。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