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命中率超20%!联想华为小米为什么总能投出“专精特新”公司

命中率超20%!联想华为小米为什么总能投出“专精特新”公司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从近期新能源车企们遭遇的芯片、电池供应危机,到过去华为由于关键软硬件受限而不得不放弃的智能手机市场,历史的教训告诉了国内企业仅仅是自身做大还不够,如果产业上下游没有一批完善、强大的供应链企业作为支撑,停工停产的链危机会一直都在。

因此,培育一批国内的“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构筑强链补链重要力量,稳定经济健康发展,已成为举国之力要办好的大事。

如何办好这件大事?产业链中的龙头企业扮演了关键角色。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称:龙头企业在行业里代表了专业方向和发展潮流,起到了领军和主导作用,凭借其实力对产业链进行整合成为现在所说的“链主”。培育“专精特新”,要优化融通发展环境,发挥龙头企业“链主”的领军和生态整合作用。龙头企业本身具有深厚产业背景,且倾向于在自身所涉产业链进行布局,更有能力识别出具有创新能力和发展潜力的中小企业,且能够为中小企业带来从资金到技术、订单等多维度的要素支持,利用产业协同优势帮助中小企业快速成长,融入产业链、供应链和市场循环。

事实上,龙头企业对“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引领带动作用已经得到验证。李毅中文章数据显示,近年来在产业投资领域最活跃的25家龙头企业,共计投出了近400家“专精特新”。许多被投资的初创企业正是由于得到龙头企业在资金、订单、技术等方面的大力扶持,才快速成长为“专精特新”。在上榜的25家机构中,联想、华为、小米、上汽,4家龙头旗下的产业投资机构居“专精特新”投中率前4名,投中率均超过了20%。也就是说,它们每入股5家企业,就诞生了至少1家“专精特新”。

图源:人民政协报
图源:人民政协报

四大产业龙头收获“专精特新”

龙头企业通过产业投资孵化方式入股中小企业并扶持其发展的现象非常普遍。从上图数据来看,联想创投多年来投资入股了135家企业,其中诞生了39家国家级/省级“专精特新”,占比达29%,投中率居于榜首。华为哈勃位列第二,投中率为27%。紧随其后,小米长江、上汽集团旗下的尚颀资本投中率分别为24%和22%。除这4家机构之外,其它机构的投中率均未超过20%。

从这四家机构的定位来看,均侧重产业投资而非单纯财务投资,且都聚焦于硬科技投资,关注半导体、人工智能、云计算、智能制造、新能源等硬科技关键领域,投资方向基本都落在制造业十大重点产业领域及工业“四基”范畴内。

制图:品玩
制图:品玩

从四家机构投资企业的具体名单来看,联想创投投中的39家“专精特新”,分布于芯片半导体、人工智能、智慧工业、企业云服务等多个领域。从投资轮次来看,有15%在天使轮介入,36%在A轮介入,两者合计51%,反映出该机构偏向早期投资的特点。

 制图:品玩
制图:品玩

华为哈勃投中17家“专精特新”,集中分布在半导体产业链。

 制图:品玩
制图:品玩

小米长江投资的22家“专精特新”,行业分布也高度集中在半导体产业链,此外还有少量企业分布在智能硬件、新能源领域。

 制图:品玩
制图:品玩

尚颀资本投中的17家“专精特新”,绝大部分集中于汽车产业链,尤其是智能汽车、车联网领域。

 制图:品玩
制图:品玩

上述4家产业投资机构共投资了95家“专精特新”。如果再算上在榜的联想控股、小米集团,联想、华为、小米、上汽4家龙头企业及旗下投资机构,一共投资入股了155家“专精特新”。

制图:品玩
制图:品玩

相比于上述4家龙头企业,腾讯凭借投资企业总数多,投出“专精特新”的绝对数量最高,但占比不高——1033家被投资机构中产生了51家“专精特新”,占比仅5%。此外,百度、阿里、京东、美团等龙头的押中率也不高。

制图:品玩
制图:品玩

那么,为何不是“BATJM”这类互联网科技巨头,而是“联华小上”这4家产业龙头,成为挖掘和扶植“专精特新”千里马的伯乐?

“专精特新”投资成制造业龙头主场

从大背景上来看,国家发展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是为强化科技创新和产业链供应链韧性,补链强链、解决“卡脖子”难题,因而,我国“专精特新”发展方向重点围绕制造业十大重点领域,并着力突破工业“四基”发展瓶颈。由此,能够获得“专精特新”认证的中小企业大多分布于制造业。根据工信部2021年公布的数据,近5千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当中,74%集中于制造业,20%分布于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6%分布于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制图:品玩
制图:品玩

也正因如此,深耕制造业的“联华小上”,相比于从互联网新经济领域起家的“BATJM”,在发掘“专精特新”方面天然更有优势。因为前者更了解制造业真实的情况和产业痛点、堵点、断点,也就更有能力识别出有潜力成长为“单打冠军”和“配套专家”的制造企业,或者能够将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工业实践紧密结合的技术服务型企业。

以联想创投投资工业外观精密检测高新技术企业中科慧远为例。早在2017年联想创投就投资了中科慧远,当时后者刚成立一年,还处于实验室阶段,尚未进入产品化阶段。但据联想创投判断,中科慧远将科技与产业紧密结合,有望打破国外设备对电子设备盖板外观检测的技术垄断,解决产业上下游企业多年来检测环节人工成本过高、检测难度大、良品率不稳定等问题,带来行业效益的大幅提升。

果不其然,2019年中科慧远发展为行业内唯一公认可批量出货的AOI智能检测设备供应商,估值翻了超10倍。2021年其检测设备在效率和性能上实现大幅提升,业务迎来爆发,并被认定为河南省“专精特新”企业。如果不是联想自身在电脑、手机等智能硬件设备生产制造和供应链协同方面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很难在该企业发展早期阶段识别出其“千里马”的质地与潜力。

除了更具“慧眼”之外,从大型企业自身发展诉求和对外投资逻辑来看,“联华小上”这类制造业龙头,也比“BATJM”有更强的动力去发掘和投资制造业优质企业。

与VC、PE等一般风险投资机构不同,龙头企业通过战略投资部直接对外投资,或者通过设立产业投资公司和产业基金等方式进行对外投资时,通常并不着眼于短期财务回报,而更看重长期收益和协同效应,整体而言更侧重于满足集团战略和业务发展的诉求,往往会重点考虑投资标的与集团战略及业务的匹配度。有时它们也会单纯为了获取财务回报而进行投资,但也会倾向于在自身熟悉且擅长的领域下手。一言以蔽之,龙头企业更倾向于投资与集团战略和主营业务关联度较高的企业。

再者,当前“专精特新”领域的投资与十年前的互联网投资逻辑有很大不同。过去,不管是“BATJM”还是VC、PE等风险投资机构,它们在消费互联网上的投资对象通常是一家做大、赢者通吃,市场只有第一名、第二名,后面的企业连喝汤的机会也没有。而在“专精特新”领域行业划分得更细,也更加强调链上企业间的合作、技术共享,因此龙头企业也无惧竞争,可以在产业链中的每个关键节点都打造出一批具有核心技术门槛的“小巨人”企业。

上述结论,在多家龙头企业投资布局版图中能够得到印证:

制图:品玩
制图:品玩

总体而言,“联华小上”由于集团战略和业务原因,更倾向于投资制造业,均把先进制造业作为主要投资方向。而“BATJM”5家企业当中除了百度,其余都没有把先进制造业作为主要投资方向。

值得一提的是,联想、华为两家企业身为横跨制造业和ICT服务业的龙头,投资方向非常近似,均以先进制造、企业服务、智能硬件作为主要方向,孵化出的“专精特新”也集中于这三大领域。

实体产业“链主”带飞“专精特新”

初创期的中小企业想要尽快在产业中站稳脚跟、成长为“专精特新”,除了要有充足的资金和过硬的技术研发能力,还需要尽快将研发成果商业化市场化,真正将自身嵌入产业协同生态,融入供应链和市场循环。

在这一方面,联想、华为、小米、上汽这类实体产业“链主”型企业,依托产业资源禀赋、供应链优势和全球市场影响力,能够从资金、技术、订单、人才等多个维度赋能被投资企业,通过发挥协同效应、共享要素资源,促进被投资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加速“卡位入链”的进程并拓宽发展空间。因此,实体产业“链主”孵化出“专精特新”的概率更大。

以联想为例,其硬件设备业务链接了全球2000余家核心零部件供应商、280万家分销商和渠道商,服务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多次被Gatner评为亚洲最佳供应链企业。2021年,联想集团营业额近4600亿人民币,PC出货量8214万,占到全球24%的市场份额,排名全球第一。任何一家PC产业上下游企业如能加入联想供应链,不仅意味着获得海量的订单,还能借助联想全球一流的供应链管理能力,提升自身生产能力、质量标准,加速智能、绿色转型等。

数据显示,联想创投投资的30多家企业已进入联想供应链体系。即便不是PC产业相关企业,被引入联想供应链也能获得超出预期的赋能。以AR/VR技术公司耐德佳为例。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联想创投于2017年在其Pre-A轮融资阶段介入,随后又在A轮、B轮追加投资。入股后,联想集团将耐德佳导入联想供应链并作为重要技术合作伙伴,双方协同研发了AR、VR产品,包括联想晨星系列和ThinkReality产品,未来耐德佳还将承接联想光机产品1.5亿人民币的订单。近年来,耐德佳核心技术能力不断提升,产品性能指标已达到或超过美国、日本等高科技公司相关产品,除联想之外获得了多家世界知名企业的订单,并于2020年获得北京市“专精特新”中小企业认证,今年有望登顶全球AR光学模组出货量榜首。

再以小米为例。2021年小米集团营收3283亿元,来自海外市场的收入达1636亿元。在全球智能手机产品市场上,小米排名第三,2021年出货量1.91亿,占到全球14%的市场份额。此外,小米手环、智能家居等终端产品均有不错的销量。为了实现产业链供应链的自控。小米供应链会优先选择国内厂商,以小米12系列手机为例,其国产供应链合作伙伴数量近60家,核心器件国产化水平超越以往。小米长江投资一批半导体产业链企业,如短距离无线通讯芯片设计厂商易兆微、电源管理芯片厂商必易微等,核心也是为了掌握供应链自主权。这些企业不仅得到资金支持,还有望在小米支持下加速研发进程,获得来自小米和小米生态链企业的大量订单。

华为在遭到打压之前,2019年5G手机出货量为1.2亿,一部手机需要一颗芯片,大概需要1.2亿。同一年,华为交付5G基站大约为100万,每个基站需要一颗芯片,则需要100万。据统计华为累计拥有超过2000家供应商,其中生产手机、电脑等产品的有28家,超过30%是芯片供应商。华为哈勃投资芯片半导体企业,本身就是为了破解供应链“缺芯”的问题,这些被投资的芯片企业大多能够成为华为重要的供应链伙伴。例如,2019年,华为哈勃投资了模拟芯片企业思瑞浦,投后第一年就给后者带来了1.7亿元的订单,让其营收同比暴增167%,在通讯领域快速放量实现业绩扭亏。

总而言之,联想、华为、小米等实体产业“链主”企业,能够从众多龙头企业中脱颖而出,“未卜先知”地投出最高比例的“专精特新”,这并非偶然现象,而是由企业自身的战略部署、资源禀赋、产业投资理念等多方面因素共同造就的结果。而他们正在实践的这一套“产业投资+产业协同”的模式,也成为龙头企业与中小企业融通发展的绝佳示范。

当然,产业龙头牵引带动中小企业发展,也未必要以投资入股为前提,通过其它形式的融通,也能实现双赢局面。在工信部等三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征集大企业与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对接需求及大中小企业融通创新典型模式的通知》中,指明了大企业与中小企业融通发展的多种路径和方式,包括:技术研发、创新资源共享、科研成果转化、绿色低碳发展、产品配套、质量标准提升、采购订单、数字化赋能、供应链金融、空间载体服务、跨境经贸合作、人才共享共用等。

发挥大型企业的引领带动作用、中小企业的基础和支撑作用,促进产业链上中下游、大中小企业融通创新,构建“以大带小、以小托大”的生态模式,已成为政府和产业界的共识。

制图:品玩
制图:品玩

长久以来,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有着制造业大而不强、产业链附加值低的问题,如今,随着国际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再次流动,向以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地区转移,中国既面临着中低端制造业外迁、工厂用工荒的问题,也有着产业链升级、转型的机遇。在国家政策支持和龙头企业助力下,一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开始向各产业链的核心环节发展,补链补强、壮大内循环正成为中国产业链升级的重要抓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