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Kindle离开中国,或许我们也并不需要它

Kindle离开中国,或许我们也并不需要它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2022年6月2日,一则来自亚马逊的通知,宣告了亚马逊彻底退出了中国。

《Kindle中国电子书店运营调整》通知显示,从2023年6月30日之后,将在中国停止Kindle电子书店的运营。在此之后,用户将不能购买新的电子书。对于已经购买的电子书,用户可以在2024年6月30日之前下载,并且可以在此后继续阅读。

翻译一下:商店关闭不能购买了,但以前购买过的以后也一直能看。

亚马逊的Kindle Unlimited会员服务在2023年6月30日之后到期的用户退还部分会员费。

除了电子书之外,Kindle的销售也会随之停止,亚马逊还很贴心的提供了退货服务:对于在2022年1月1日之后购买Kindle并且符合相关退货条件的用户,还会提供非质量问题退货服务。

如果刚买Kindle不久,突然发现亚马逊不再提供服务支持了,可以选择直接退掉。

 图源:亚马逊书城
图源:亚马逊书城

我们常常会忽略的是,Kindle的成功并不是硬件的成功,而是以Kindle为前锋亚马逊在全球范围内推动传统出版行业电子化的成功。

1997年,在MIT媒体实验室研究取代纸张的电子显示技术的约瑟夫·雅各布森(Joseph Jacobson)和杰德·艾伯特(JD Albert)等三人共同创立E-Ink公司。以期望电子墨水技术(electronic ink)能改变人们获取和阅读信息的方式。但这项技术直到七年后,才被资本所认可。

2004年,索尼、飞利浦与E-Ink合作推出首款使用E-Ink屏幕的专业电子书阅读器LIBRIé。LIBRIé基本做到了与纸质书籍相似的显示效果,而且耗电极低,索尼电子书部门的总经理宇喜多义敬给予了这款产品足够多的信心,相信LIBRIé足以改变世界。但由于缺少足够丰富的阅读内容以及足够优秀的销售渠道,令LIBRIé上市之后虽然让人们感受到了由墨水屏带来的震撼视觉体验,得到了一部分极客用户的注意,但并未掀起太大的波澜。

 图源:goodereader
图源:goodereader

电子墨水屏真正被大众接受,是从Kindle的诞生开始的,或者说是从亚马逊开始入场电子书行业开始的。2007年第一款Kindle推出几乎是LIBRIé初代的翻版,也是全键盘的设计,拥有滚轮,外观和硬件配置也十分相像。

 图源:goodereader
图源:goodereader

但区别在于,靠“卖书”起家的亚马逊拥有足够多的书籍资源,以及作为电商平台出色的销售渠道。Kindle一代上线仅5.5个小时便销售一空,之后还经历了长达5个月的一机难抢的盛况。电子书市场被Kindle彻底点燃。在 iPad 和iPhone 4推出之前的2009年,亚马逊Kindle甚至超过iPod Touch成为了圣诞购物季最热门的礼物。

依然是在2007年,亚马逊收购独立出版机构Createspace,推出Kindle Direct Publishing电子出版平台,帮助内容生产者在亚马逊上架书籍。以Kindle硬件、Kindle APP以及Kindle Store为切口,亚马逊构建起一套从出版发行、销售到阅读的完整的电子书生态。

但是这种情况在中国却发生了改变。

据亚马逊中国2018年公布的数据显示,Kindle电子书阅读器在中国累计销售数百万台,成为亚马逊全球Kindle设备销售第一大市场,Kindle中国电子书店的书籍总量接近70万册。

 图源:网易新闻 数据线
图源:网易新闻 数据线

数据显示,中国是Kindle硬件全球最大的市场,似乎依然呈席卷之势,但问题就出现在Kindle Store国区电子书籍数量仅有70万册。同期,Kindle Store全球书籍数量接近675万册。国区电子书籍数量仅有全球电子书籍数量的十分之一。

2018年之后,亚马逊不再公布增长的详细数据,但根据Just Publishing Advice估计,亚马逊仍保持着每年100万册电子书的增长幅度,到2022年已经超过900万册电子书。

 图源:Just Publishing Advice
图源:Just Publishing Advice

经常看书的人或许能感觉到,在Kindle Store越来越难找到自己想看的书籍。别说是一些绝版的书籍,哪怕是正在发行的一些书籍也很难找到。反而在互联网中,却流传着大量电子书资源。这是电子书出版行业的悲哀。

或许有人会吧Kindle退出中国归结到流媒体、短视频的兴起,或是像是小米、文石、掌阅等厂商推出的硬件产品,亦或是以阅文为代表的数字阅读企业。但实际上,书籍,始终是人们最有效的密集获取知识的渠道,爱看书的人永远不会被快餐式娱乐所牵引离开。

Kindle的核心优势——完善的生态以及销售渠道也从来没有谁是精准的竞争者。就像Kindle一代与前辈LIBRIé硬件配置上几乎一摸一样,也依然能以压倒性的优势取得胜利一样。

Kindle的败退,是亚马逊在中国开展出版业务的败退。

早在今年1月,便有消息称Kindle 大部分机型缺货,会从内地市场退出。虽然当时亚马逊中国否认了这一传闻,表示未接到退出市场的通知,但大面积缺货是事实。而在半年之后的今天,亚马逊终于承认,将会关闭电子书店

作为一个从2013年到现在购买超过5部Kindle的忠实用户,从最低端的Kindle入门款到最高端的Kindle Oasis都曾购买过。Kindle可以说是我曾经获取知识的重要来源。Kindle是一款很奇怪的产品,它的离开并不会让我对这款产品产生情怀,更多的对当初使用Kindle看过哪些书籍时光的回忆。

 图源:品玩 李晓贤 摄
图源:品玩 李晓贤 摄

仅从阅读方式来说,Kindle并非唯一,有太多的平替产品可以选择。所以大概率在Kindle商店停止服务的之后,我会选择一款购买书籍更方便,且依然轻便的电子书硬件。

整合电子书资源,构建适合中国国情的电子书出版行业,才是我们最需要的。

亚马逊没能做到,所以走就走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