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Meta断臂,“元老”桑德伯格卸任首席运营官

Meta断臂,“元老”桑德伯格卸任首席运营官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谢丽尔·桑德伯格 (Sheyrl Sandberg) 将卸任 Meta 首席运营官。

Meta (原 Facebook)CEO 扎克伯格在自己的 Facebook 账号上发帖宣布了这一消息。

桑德伯格于2008年加入 Facebook 担任 COO 公司的实际二号人物,几乎一切非技术事务的总负责人,曾经负责公司的组织架构设计、核心营收业务、关键员工招募等重要事务。扎克伯格称桑德伯格是“好朋友和伙伴”(good friend and partner)。

桑德伯格表示,最初只计划在 Facebook 工作五年,没想到一干就是14年,“未来将会怎么样我也不完全确定,但我知道我会花更多经历在我的基金会以及其它慈善事业上,特别是在今天这样一个对于女性如此重要的时刻。”

至于离开公司的原因,桑德伯格和扎克伯格都并没有透露。不过坊间传闻可能是由于桑德伯格在2016-19年帮助前男友封杀媒体报道,违反了公司政策并遭到内部调查。

桑德伯格将从本周开始逐渐移交 Meta 的工作汇报,并于今年秋季正式从公司离职。首席增长官 Javier Olivan 将接替担任 Meta COO。

把酷公司变成大公司

据扎克伯格透露,08年的时候,公司仍然非常年轻,拥有一众技术达人,但是对于怎么赚钱仍然没有主意,而且也在创业公司向大公司的转型过程中遇到许多障碍。

自从创立之初,依靠扎克伯格本人的天才和带领技术团队的能力,Facebook 的增长非常迅猛。然而正如扎克伯格所说,Facebook 的商业化在公司的早期一直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话题。

联合创始人兼前任 CFO 爱德华多·萨佛林 (Eduardo Saverin) 一直坚持要让公司从第一天就通过广告赚钱,却因为被扎克伯格认为“不酷”而拒绝。萨佛林遭到扎克伯格排挤,很快就被新任总裁肖恩·帕克 (Sean Parker) 替换。在帕克的鼓吹下,Facebook 继续将增长作为首要目标,大体上忽视了,也为后来公司赚钱难、转型难埋下了病根。

时间到了07年的圣诞节,在前雅虎高管 Dan Rosensweig 家里举行的一场派对上,桑德伯格和自己后来的“老板”扎克伯格首次见面,相谈甚欢。

桑德伯格大学本科就读于哈佛大学,师从前世银首席经济学家美国财政部长、哈佛校长 Larry Summers,曾在麦肯锡、世界银行国财政部工作。

加入 Facebook 之前,桑德伯格刚在硅谷开展自己的崭新生涯,谷歌担任全球在线销售运营副总裁,一手打造了这家搜索引擎巨头的在线广告业务,除了 AdWords 之外,同时管理当时谷歌很多消费者产品的销售和运营工作。桑德伯格将谷歌的广告和销售团队从4个人增长到了4000人。

桑德伯格的经历和技能,和扎克伯格对于 Facebook 营收增长和公司转型的愿望,实现了完美的匹配。在当时 Facebook 并没有 COO,桑德伯格也没有换工作的想法,但之后多次见面一起吃饭之后,扎克伯格决定为桑德伯格量身打造一个 COO 的职位。

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   图片来源:Dan Farber 知识共享授权
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 图片来源:Dan Farber 知识共享授权

桑德伯格表示,刚加入 Facebook 那段时间是十分混乱的。

公司有一些广告业务,但是效果并不好,惹得广告主非常恼火,甚至提出很多过分的要求(比如完全占领用户的首页等等)“当我拒绝这位广告主的时候,她甚至用拳头狠敲了一下桌子,然后直接走出会议室了。”

公司的实际管理运营也是一盘散沙。Facebook 是一家工程师文化极其浓厚的公司,桑德伯格约了一位工程师早上9点开会,却被爽约,因为对方以为没有人会在早上9点来上班。

在桑德伯格的领导下,后来的 Facebook,以及公司旗下的其它社交产品阵列,被重塑成为了强有力的广告机器,赚到了巨额收入,并且支持 Facebook 成功上市。在今天,有超过30亿用户使用 Meta 旗下的产品,超过2亿企业创建了 Facebook/Instagram 店面。

最初,因为担心自己和公司其它核心成员有代沟,造成沟通障碍,桑德伯格在加入公司之后立即和扎克伯格“约法三章”:二人工位相邻,每周至少一次1对1,并且双方都必须向对方提供百分之百诚实的反馈。这三条原则,俩人今天仍在坚持(除了疫情居家办公期间)。

“能够坐在马克身边14年,对于我来说是一生的荣誉。他是一位真正有远见的人,也是充满关怀的团队领袖,”桑德伯格在自己的帖文里表示,“尽管我们开始共事的时候他23岁,我已经38岁,但我们在一起运作这家公司的时候经历了大风大浪,犹如一同长大一般。

如果没有桑德伯格,或许 Facebook 的命运,会更像我们听说过的许多昙花一现的社交网络/社交产品公司。甚至可以说,桑德伯格以一己之力确保了谷歌和 Facebook 两家极具代表性的硅谷“酷”公司的长期存活。

当工程师和产品人负责维持这两家公司“酷”的属性的时候,桑德伯格的任务却是养家糊口,确保公司能够开发出赚钱的产品/技术/工具,赚到足够多的钱,继续养着这群做着酷事情的人。

就像她评价扎克伯格那样,一家公司里需要有扎克伯格这样站在当下远眺未来的人——当然,这家公司也需要像她自己这样,能够运筹帷幄掌控全局的人。

根据扎克伯格的描述,除了亲手打造了 Facebook 的广告业务之外,桑德伯格另外一个最重要的成就就是组建了一支顶级管理团队,并且形成了优秀的管理文化。她亲手招募的许多员工,包括全球事务总裁 Nick Clegg、首席法务官 Jennifer Newstead、首席增长官 Javier Olivan 等,现在都已经成为公司高管并且直接向扎克伯格汇报。

“接下来不能和谢丽尔亲密工作了,我感到非常悲伤。但是更重要的是,我感谢她为了打造今天的 Meta 所付出的一切。她为我、为我们的社区、为世界做了很多事情。我们都因为她的复出而变得更好了。”扎克伯格写道。

向前一步,推动职场新女性主义

桑德伯格在2013年发表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向前一步:女性、工作及领导意志》(Lean In) 。

这本书的灵感,来自于桑德伯格加入 Facebook 时在“母亲”和“大公司 COO ”之间的平衡,以及后来她在2010年 TED 大会上发表的演讲“为什么职场上女性领袖这么少”。

在书中,桑德伯格提出了职业女性在政治和商业领袖层级上缺位的问题,深入分析了其内在的结构性、政策性和社会性原因,并且为解决方案提供了灵感。

桑德伯格特别在书中指出,1)职场女性遇到的一大瓶颈就是男性本位的性别歧视,甚至常态化的性骚扰行为;2)由于长期结构性系统性的歧视,女性逐渐内化了这种不公正的待遇,为自己的成长和身份多样性设了限制。

《向前一步》很快就走红,并且连续多年维持着畅销书的成绩。一些书评认为,这本书的最大价值在于清楚地告知女性,们成长的最大障碍并非外在,而是内在的。也有一些评论认为这本书要求女性“向前一步”的做法太过于精英主义,忽视了当代家庭女性的固有身份所带来的根本无法挣脱的枷锁,

个人争议

围绕桑德伯格的争议主要在于:她在职业生涯后半段遭遇的很多重大事件中,都没有像自己写的书那样“向前一步”,而是采用龟缩的态度,甚至亲自参与一些对于职场女性不利的行动。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当中发生了著名的剑桥分析数据丑闻及“俄罗斯干预”事件。多年后公开的内幕资料显示,桑德伯格明知 Facebook 卷入这两起事件当中,并且一旦公开必然成为丑闻,却并没有加以干预。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一次会议中,扎克伯格对于剑桥分析事件十分恼火,怒斥桑德伯格对该事件造成的后果“直接负责”。事后桑德伯格一度担心自己是否会被当做背锅侠踢出公司。

在顶级富豪乔治·索罗斯公开批评 Facebook 并做空其股票之后,桑德伯格曾直接要求 Facebook 公关部门手下对索罗斯进行对手研究 (opposition research, 一种在政治领域常见的污蔑攻击行动)。

前夫去世之后,桑德伯格在2016年到2019年之间断断续续和动视暴雪 CEO鲍比·科提克 (Bobby Kotick) 约会。科提克的一位前女友向法庭申请了限制令,英国小《每日邮报》本打算曝光此事,当时桑德伯格直接从 Facebook 的公关部门和动视暴雪协调了一批员工,组建了一个小团队,来阻止《每日邮报》发表文章。

这一次桑德伯格不仅直接违反了 Facebook 公司政策,也违背了自己一直以来建立的支持职场女性反对性歧视的形象。此事件就在今年4月曝光,极有可能是桑德伯格离开公司的直接原因之一。

科提克和桑德伯格   图片来源:《纽约邮报》
科提克和桑德伯格 图片来源:《纽约邮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