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增持虎牙:斗鱼、虎牙双巨头整合已经在路上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Gamewower

“2020年3月8日-2021年3月8日,腾讯有权将投票权比例提升至50.1%”,这个时间点已经到来,而腾讯也付诸了行动。

4月3日,虎牙发布公告,腾讯购买了16523819股虎牙B类普通股,总收购价约2.626亿美元现金。交易完成后,腾讯成为虎牙最大股东,投票权提高到50.1%,并将合并财务报表。

腾讯首席运营官任宇昕表示:“虎牙将其自我强化的内容生态系统与强大的执行能力结合在一起,为游戏用户创建了一个有参与性的互动社区。该交易符合我们通过不断扩大的开放生态系统来联合行业合作伙伴和消费者的战略。通过支持虎牙的管理团队,我们期待为游戏用户带来更多的业务协同效应和创新服务。

在腾讯已经是斗鱼大股东的背景下,之后的事情演变如果不出意外腾讯将会着手斗鱼、虎牙双巨头的合并。

在互联网行业,头部的两家公司合并并不是新鲜事,不管是互联网视频行业,还是其他行业的美团和点评、58和赶集、滴滴和快的等,双巨头的合并无一不深刻改变了行业战略格局。

将斗鱼和虎牙合并,对于腾讯而言迫在眉睫。

两年前埋下增持伏笔

从公开市场查询的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腾讯通过Linen Investment Limited在虎牙的持股为31.5%,拥有39.4%的投票权。虎牙的大股东为欢聚时代,持股为43.9%,拥有54.8%的投票权。
而在斗鱼方面,腾讯持股为37.2%,是斗鱼的最大股东。

在腾讯投资虎牙时,曾有一条协议明确约定,腾讯有权在2020年3月8日至2021年3月8日之间,按照届时的市场公允价格购买虎牙的额外股份,达到50.1%投票权。

在一般的投资条款当中,很少会出现类似的协议,出现这样一条协议表明双方在2018年已经有了一个关于虎牙未来走向的共识。

而事情的演变也的确一直在朝着这个共识在推进。

在本次腾讯增持虎牙的公告之前的2月9日,虎牙向SEC提交文件显示,欢聚时代的持股下降5.1%,至38.8%,仍为第一大股东。

第一大股东的欢聚时代进入2020年后开始减持虎牙的股票,另外在今年欢聚时代发布Q3季度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欢聚时代的首席财务官金秉回答了分析师两个关于减持虎牙股份的问题。

金秉说,“我们将继续支持虎牙,并与虎牙合并,直到腾讯可以激活选项,从明年3月到2021年3月。如果他们退出竞拍,我们显然可以考虑将虎牙的部分股份出售给腾讯。”

其次,YY董事长李学凌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明确表示,游戏直播行业离不开腾讯的游戏版权资源,迟早是腾讯的主场,自己并不排斥出售虎牙的控股权。

欢聚时代的发声、减持的另外一面,是腾讯早已经开始对虎牙进行人事上的渗透。

2019年12月,曾主导了虎牙上市及多笔融资的CFO沙大川离职,虎牙官宣是因家庭原因,而新任命的CFO是刘晓钲,刘晓钲广为人所熟知的身份是360首席战略官,但他在加盟虎牙前的身份是易鑫CFO,而易鑫的背后是腾讯。

这个人事变动外,更早的2019年10月,虎牙引入了一位新的CEO助理,负责虎牙战投部,而这位新的CEO助理曾任腾讯产品总监,也曾是腾讯游戏直播业务部负责人的下属。

今天靴子落地,腾讯成为虎牙的第一大股东。

整合双巨头,腾讯的下一步

成为虎牙的第一大股东,在本身已经是斗鱼大股东的背景下,如果不出意外腾讯下一步显然是会将斗鱼和虎牙进行合并,整合双方资源。

这方面腾讯早有先例,在2015年时,腾讯曾牵头主导斗鱼和当时同为腾讯投资的龙珠直播合并事宜,这件事一度推进到签约的时刻,但最后由于一些意外因素导致了合并的失败。

早有这样的先例之外,在2019年3月份,腾讯在内部成立了一个直播事业部,这个直播事业部的负责人同时是腾讯在斗鱼的两位董事之一。

该事业部主要任务是协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平台的资源,此后的腾讯主播认证计划就是出自该事业部。

这个事业部有很多职责如控制整体消耗,开展更多直播商业化的选项,但据Gamewower的了解成立这个事业部最大的任务是将三大平台进行整合。

现在伴随着腾讯正式成为虎牙第一大股东,整合三大平台的时刻看上去已经来临。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3月25日,斗鱼发布了一则公告,腾讯在斗鱼的两位董事之一进行了更替,任命周颂作为斗鱼董事会董事,接替殷婷。

根据媒体的报道,周颂是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财务管理副总经理,她同时还担任腾讯旗下多家公司的监事。在加入腾讯之前,周颂曾在咨询和审计公司担任高级职务。

从这个信息中,透露出的或许是腾讯已经在着手对于斗鱼的相关账目进行审计,以便于后面与虎牙展开整合的事。

而与上一次整合龙珠、斗鱼的时候不同,那个时候腾讯仅仅是龙珠的大股东,这一次腾讯同时是虎牙、斗鱼的大股东,意外将不会存在。

对于整合虎牙以及斗鱼,由于市场的变化,腾讯实际上有着迫切的愿望。

①在虎牙于2018年上市之后,游戏直播行业就进入了又一个时代,双巨头的时代,标志性的是此后熊猫、全民两大平台的倒闭,以及龙珠的彻底退出。

然而伴随着2019年开始的快手入局、B站加大投入力度,游戏直播行业看上去又进入了一个竞争的阶段。

快手和B站腾讯都有投资,但相比于在虎牙和斗鱼当中的话语权,腾讯与这两个平台的关系是个谜。

斗鱼、虎牙、企鹅三家平台外,第一家与腾讯的游戏直播事业部合作的是没有腾讯背景的触手。

将斗鱼、虎牙进行整合,腾讯将拥有足够巨大的优势面对快手、B站形成的新态势。

②在B站与快手这两大平台外,游戏直播行业或者说腾讯其实还需要面对一个更为强劲的潜在对手,字节跳动。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轻度休闲游戏外,字节跳动开始尝试重度游戏的研发,《战斗少女跑酷》已经获批版号,《热血街篮》已经正式开始了公测,未来还将推出一款与《王者荣耀》相似的竞技产品。

字节跳动对于游戏是如何看待的我们无从得知,但字节跳动最核心的是内容,游戏内容是极其重要的一个分支,而腾讯旗下仅《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平精英》这三款产品占游戏内容的比例最低预计超过50%。

所以字节跳动要做重度游戏,要做MOBA,因为字节跳动已经因为游戏内容被腾讯频频的送上了被告席,卡住了咽喉。

而最硬核的游戏用户在虎牙和斗鱼双巨头那里,腾讯只要将这双巨头的资源进行有效的整合,那么就在字节跳动的重度游戏和竞技类游戏上就堵上了一个口。

字节跳动对腾讯的挑战是全方位的挑战,在这场战争中斗鱼和虎牙这双巨头一方面是内容平台,可以成为游戏这个细分内容上打击字节跳动的最好武器,另外一方面作为当下游戏产业不可或缺的部分之一,整合两大平台可以在字节跳动向腾讯的游戏业务发起冲击时带来缓冲。

③在虎牙上市之后,斗鱼和虎牙之间的内耗小了很多,强挖主播的情况基本消失,流量竞争本质上进入了一个有序的时代。

但是现在内耗开始体现在营收这个层面,斗鱼、虎牙不停的加大对于营收的重视,以斗鱼为例上市之前一年两次的重大活动在2019年后变成了一年四次。

上市后对于营收的重视可以理解,但是如果这个营收某种程度上损害了用户的体验,无法真正发挥游戏直播平台对核心游戏业务的战略协同,那么这对于腾讯而言,就又是另外一种层面的内耗。

游戏直播对于腾讯的意义一直以来不是在于斗鱼、虎牙两大平台能够为他带来多少营收,而是能够为他每年超过1000亿元规模的游戏业务提供多少助力。

④游戏直播平台和游戏产业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联系?

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们所看到的游戏直播可以在发行推广新游戏时起到重大的作用,在老游戏的维护上带来效果,是电竞赛事最重要的播放窗口。

推广新游戏方面,《绝地求生》在中国的火爆就是典型案例。蓝洞并未对这款产品在华进行过多的推广,吃鸡引发如此大的热度除了产品本身的玩法、品质外,初期完全是因为主播们的推广所带来的。

维护老游戏上,腾讯的《地下城与勇士》端游因为旭旭宝宝的存在,热度其实得到了很大的保留,网易的《梦幻西游》也得益于网易CC这个平台的投入使得大部分的老玩家有了一个聚集的社区。

电竞赛事方面,直播平台已经成为了连接电竞用户与电竞赛事最重要的纽带,没有之一。在中国超过4亿的电竞用户,基本上只能通过直播平台关注喜爱的电竞赛事,仅快手公布的S9总决赛观看用户数据是7200万。

但是在过去的几年我们会发现,腾讯除了出钱投资两大平台外,除了主播认证计划外,一直没有对这两大平台做深度的整合和生态上的协同。

随着收购虎牙节点的来临,随着这两年整体游戏产业规模的停滞不前,腾讯当然会迫切的希望将两大平台整合,探索平台与游戏厂商更多的玩法,推动游戏业务继续推高天花板。

斗鱼、虎牙合则两利,斗则两伤

最后,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斗鱼与虎牙的业务重合度极高,但两者的侧重点其实不同。

斗鱼的侧重点或者说最强势的地方在端游、电竞、主机等重度游戏领域以及游戏品类的多元化,而虎牙的侧重点在手游以及自身强大的创收能力。

先说斗鱼,根据斗鱼招股书,斗鱼直播上礼物打赏平均排名前五的分区分别为其他游戏(独立游戏、小众游戏等)、颜值、绝地求生、户外、英雄联盟,分别占比24%、24%、11%、10%和7%。

其他游戏所贡献的收入可以与颜值区对等,这是显示了斗鱼在游戏品类多元化上最有效的证明,事实上斗鱼在很多老游戏、小众游戏上都有一些当家的主播,最典型的是《星际争霸》上的ScBoy,而在其它平台流量并不算很高的《DOTA2》上,斗鱼也有以YYF为代表的几位主播。

另外根据斗鱼的财报显示,到2019年Q2,游戏直播板块贡献的用户观看量,已经占平台总观看量的80%以上,这体现了斗鱼的流量聚焦于游戏。而事实上斗鱼的PDD、旭旭宝宝的确是是全网最顶级的两位游戏主播,斗鱼的《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等竞技游戏版块也是全网流量最大的版块。

再看虎牙,目前在《王者荣耀》领域,最火的主播是谁我们不敢去定义,但在TOP5名单中一定会有孤影和张大仙这两位主播,其中张大仙还获得了2019年王者荣耀KPL年度最受欢迎主播的荣誉,而这两位主播在虎牙。不仅仅是《王者荣耀》,在《和平精英》方面虎牙也有着以不求人为代表的强大阵容。

在手游直播、手游竞技领域,虎牙的实力极其强悍,头榜的数据显示,TOP5《王者荣耀》主播,虎牙占其四,这也得益于早在2016年虎牙就开始着重手游直播的战略。

另外的营收上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数据,虎牙直播上礼物打赏平均排名前五的分区分别为星秀、王者荣耀、颜值、刺激战场和英雄联盟,分别占比46.5%、11.7%、8.0%、4.4%和4.1%。

得益于对从YY复制的公会玩法的熟悉,虎牙的营收一直强斗鱼一档,而虎牙的星秀版块贡献了虎牙46.5%的营收是公会模式强力的最佳注解。

另外,根据虎牙CEO董荣杰在Q4财报中透露的内容,“其实从主要用户维度来说,我们有超过一半的用户是在看非游戏的直播”。这也表明了虎牙与斗鱼的差异性。

在核心的运营思路上,虎牙走的是手游以及秀场的流量变现模式,流量上注重长尾效应,少量引入了张大仙等头部主播;用户运营上则注重以公会模式主导的头部化。

而斗鱼的核心是在PC端游戏以及着重游戏品类的多元,流量上注重头部化,因此几乎每个游戏版块均有代表性的头部主播;用户运营上斗鱼的基因又是长尾化,追求更大的付费用户基数。

数据也显示了这一点,根据2019年Q4财报斗鱼的付费用户达到了730万,而虎牙的是510万,斗鱼的付费用户数更多,但虎牙的营收比斗鱼更多,在Q4虎牙的营收为24.675亿元,而斗鱼为20.6亿元。

因此两大平台的合并,如果操作得当尽管业务高度重叠,但依旧可以起到互补的作用,腾讯启动整合为此会少掉很多的障碍。

后记:

两大平台或者说再加上腾讯自己的企鹅电竞这三大平台的整合已成必然之势,而整合之后势必会涉及到由谁来主导这个新的公司。

这三大平台方面,虎牙的创收能力、斗鱼游戏流量的运营能力、企鹅电竞对腾讯架构的了解都是各自的优势所在。腾讯对于游戏直播的态度也将会在这次增持和整合中得到最明确的体现。

值得注意的是,在交易完成的同时,黄凌冬被任命为虎牙董事长,程志、蒲海涛和许光被任命为虎牙董事。

相关信息显示,黄凌冬现任腾讯互动娱乐集团的总经理和腾竞体育文化发展(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黄凌冬所一直负责的是《英雄联盟》和LPL的事,另外《绝地求生》当初引入国内时也是黄凌冬所主导。

许光在腾讯是腾讯互娱火线合作部的总经理,负责了《穿越火线》这款产品双端的运营以及和赛事有关的事情。

腾讯对于虎牙的定位是很明确的,未来必须要强化电竞和游戏的内容以此和大股东产生更大的战略协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