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纳音乐申请IPO,能算全球音乐行业复苏标志吗?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图片来源@unsplash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丨新文化商业,作者丨吴小琼,编辑丨Amy Wang

在2011年,亿万富翁Len Blavatnik以3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华纳音乐集团之时,主要唱片公司仍然受到数字革命的冲击,这场数字革命使业务倒挂。

彼时,音乐流媒体订阅服务(Spotify和Apple Music)的兴起,唱片音乐产业获得了长足发展,这些订阅服务有助于抵消盗版带来的损失。如今,音乐流媒体公司如瑞典的Spotify已通过智能手机和基于订阅模式带来的便利性超越了盗版。每月只需要9.99美元,Spotify用户就可以访问超过5000万首歌曲。互联网带来的高产量弥补了较低的定价。

与此同时,互联网已经与传统唱片公司找到了更好、更持久的合作方式。而在打击盗版的另一边,流媒体与唱片公司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便统一了战友的身份,并共同从付费的终端获利。虽然亏损仍然是主旋律,但是也有了向上发展的苗头。

在市场上再次出现乐观情绪的最新迹象是,按市场份额排名第三的音乐公司华纳音乐集团(Warner Music Group)有意公开上市,拟最高融资金额为1亿美元。招股书显示,2019财年,华纳音乐实现净利润2.58亿美元,营收达45亿美元。主承销商包括摩根士丹利、瑞士信贷、高盛。发行后,公司将同时有A类和B类股票。

华纳音乐曾是时代华纳的子公司,9年前Len Blavatnik从时代华纳手中收购了这家公司,目前是Access Industries的子公司。最近几年流媒体的兴起为音乐产业带来了复兴,扭转了多年来唱片销量下滑的局面,为华纳音乐重返公开市场打开了大门。

Len Blavatnik爵士

公司目前的行业竞争对手包括:在唱片领域,和环球音乐集团、索尼音乐娱乐公司及一些规模较小的公司竞争;在出版领域,与索尼、环球音乐出版社等公司竞争。

华纳上市的时机成熟了吗?

据华尔街分析师分析,9年前布拉瓦特尼克(Blavatnik)收购了这家上市公司并将其私有化后,华纳音乐公司市值9年间得到大幅增长。

但大家都知道,IPO具有内在风险和不确定性,体现在选择承销商、发行时机、发行市场和方式、发行价格与折价等各个环节。

目前尚不确定华纳音乐是否会发行股票。去年,在运动器材制造商佩洛顿(Peloton)的股票在上市首日陷入困境后不久,人才代理机构老板奋进(Endeavor)取消了出售股票的计划。

尽管如此,此时选择IPO对于华纳音乐来说,市场条件可能已经成熟。

来看看竞争对手的情况。环球音乐集团(Rival Universal Music Group)去年以34亿美元的价格向中国科技巨头腾讯出售了10%的股份,使该公司的市值接近340亿美元,接近华纳音乐2倍。另一个主要唱片公司是索尼音乐娱乐公司,该公司归东京电子巨头索尼公司所有。2019年,索尼录制音乐收入达到41.7亿美元,同比增长2.55亿美元,增幅达6.5%。除流媒体收入外,音乐下载和实体专辑销售都呈下降趋势。实体音乐方面,数据并不乐观。去年,索尼的实体音乐销售额仅为8.03亿美元,下降了1.06亿美元,音乐下载销售额为3.21亿美元,下降了6100万美元。

从华纳音乐第一季度报告可以看到,在截至12月的三个月中,其销售额为12.6亿美元,在该唱片公司作为独立公司的历史上创下了最高记录(最大全美资公司)。这三个月不仅让华纳2019日历年的财务表现好看,也为公司的2020财年开了好头。华纳音乐集团CEO Steve Cooper也说到:“这是我们成为独立公司16年以来取得的最高季度收入。”

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2020财年Q1财报一经公布,华纳音乐2019日历年的财务数据也相应出炉。华纳音乐的收入在过去几年中稳定增长,2019财年的销售额为44.8亿美元,高于去年的40.1亿美元和2017年的35.8亿美元。

根据唱片业协会(Recording Industry Assn)9月的报告,美国唱片音乐业在2019年上半年获得了持续增长。今年前六个月,整个行业的收入增长了18%,达到54亿美元。流媒体产生了80%的销售额。作为时代变化的迹象,苹果去年表示将关闭iTunes业务,转而使用订阅流媒体平台。

目前尚不清楚华纳音乐可以从其首次公开募股中筹集多少资金,或者将用这笔资金来做什么,大范围收购可能是一个方向。

从整个音乐行业发展势头、华纳自身盈利能力的提升、未来扩张计划等各个层面来看,华纳音乐此次IPO的时机似乎都是成熟的。

与流媒体从相爱相杀到短暂拥抱

华纳音乐公布财报显示,录制音乐总收入同比增长11%至38.8亿美元,其中流媒体收入为22.2亿美元,同比增长21%。流媒体收入在华纳营收中成为增长最为迅速的板块。

华纳音乐表示,在公司总营收中,通过授权数字音乐发行渠道所获得的收入占比例越来越高。在2019财年,公司通过给Apple和Spotify授权数字音乐所获得的收入占总营收的27%。

有意思的是,就在前几日,Spotify宣布结束与华纳音乐的版权纠纷,并与华纳音乐签订全球许可协议。这标志着Spotify和华纳在印度长达一年的诉讼告终。

事件起因是,在Spotify去年赴印上市前夕,被华纳告上法庭。华纳音乐拒绝授权Spotify在印度使用其音乐,但此举并没有阻挡Spotify进入印度市场的步伐。为吸引印度用户,Spotify推出新的免费版本,订阅高级版本每月仅需1.40美元,然而收效却不甚理想:彭博社12月的报告显示,Spotify在印度的订阅用户不足80万。

从技术上讲,Spotify在印度上线并不需要华纳的新许可证,因为它可以使用当地的法定许可证,当地允许广播电台从华纳的出版部门传送歌曲。虽然孟买法院并未支持华纳诉求,但spotify由于在印度市场的不如意或其等原因还是促成了一年后的全球许可协议。

华纳旗下版权代理公司Warner Chappell的发言人表示,这项新协议“更加重视我们音乐创作者的作品,将我们与Spotify的合作伙伴关系扩展至印度市场”。Spotify方也对谈判结果表示满意。

除了与spotify从相爱相杀到短暂拥抱外,华纳音乐与中国音乐流媒体巨头腾讯音乐也签订了独家协议。目前,腾讯音乐总付费用户数仅次于Spotify和Apple Music,位居全球前三。

北京时间2月5日消息,据彭博社报道,中国监管部门对腾讯音乐娱乐的反垄断调查已经暂停。腾讯音乐短线上扬收复早盘失地,日内一度转涨。早前腾讯音乐为了巩固自己在中国流媒体的垄断地位,与环球、华纳、索尼三大国际唱片公司等签署音乐版权独家授权协议。

这可以作为成为对于华纳音乐此次IPO的第三个好消息。

但是中国老话是“居安思危”。对于华纳、环球、索尼音乐三大唱片巨头而言,与流媒体暂时的买卖不能带给他们绝对的安全感。

因为,实际上在整个2019年,让华纳音乐头疼的并不是数字音乐盗版,而是对巨头数字音乐服务商的高度依赖所带来的不合理的音乐定价和不准确的版税计算问题。

核心在于唱片公司必须要持续为定价权斗争。鉴于目前spotify等订阅都相对便宜以便吸引初期付费。但如果这些服务商一直采用较低的定价模式,或者让定价模式发生结构性变化,很可能对于唱片公司的收入是致命打击。

目前,华纳音乐与流媒体达成的音乐授权基本上都是短期授权协议,这些协议是建立在双方共同意愿的基础之上。而这些协议包括版税定价在内的条款会受到公司议价能力、音乐行业变化、法律变化等原因的影响,具有相对高的不确定性。

对于唱片公司来说,能否找到一个能保护长期版权收益的方式,仍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没达成长期协议之前,随时有可能对他们的报表产生影响。

不管怎么说,可以华纳IPO为转折点,也许它意味着全球音乐行业渡过新旧交替阶段后,将迎来短暂的复苏。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