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专家:穿山甲或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钛媒体科普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新冠病毒渲染图

新冠病毒渲染图

2月7日凌晨,广州华南农业大学发布通告,称该校的科研人员最新研究发现,从穿山甲里分离到一株与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序列相似度在 99% 的病毒,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

这项研究成果引起国内外高度关注,Nature 也在第一时间跟进并发表了报道。

Nature 报道称,尽管这项研究成果尚未公布完整数据和论文信息,但美国加州拉霍亚·斯克里普斯研究中心的免疫学家和生物学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G. Andersen)认为,这项研究是准确的,并相信穿山甲是新冠病毒的中间来源。

“我绝对相信穿山甲就是真的(来源)“、“我非常期待看到即将发表的论文和数据”。

安德森指出,他们团队也在做相应的研究,与现已公开的穿山甲病毒序列进行了比对,发现它们与新型冠状病毒序列很像。也就是说,安德森团队也认为,穿山甲与新冠病毒有着非常重要的联系。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进化病毒学家 Edward Holmes 则形容,这次研究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观察。

“虽然我们还需要看到更多的细节,但研究结论确实说得通,因为其他数据也显示,穿山甲携带的一些病毒与新型冠状病毒的密切相关。”

根据财新的报道,一位生物信息学领域的中国科学院研究员认为,如果是 99% 的基因相似度,说明穿山甲比蝙蝠离新冠病毒更近,肯定可以作为一个中间宿主,“因为它已经比蝙蝠的那条序列离人要近了很多了”。

事实上,这是自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英文简称“NCP”)爆发以来,首次通过科研方式提出中间宿主来源。而寻找中间宿主,对控制疫情至关重要,也对新冠病毒的药物研究有着重大意义。

为什么新冠病毒来源于穿山甲?

根据卫健委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的说法,目前研究显示新冠病毒与蝙蝠 SARS样冠状病毒(bat-SL-CovZc45)同源性达 85% 以上。也就是说,新冠病毒或最初来自蝙蝠。

但是,华南农业大学兽医院的沈永义教授认为,由于这次疫情爆发在冬季,而蝙蝠在冬季休眠,其群落集中在山洞里面,直接感染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中间宿主可能是病毒的传染源。如SARS病毒一样,会有一个类似果子狸一样的中间宿主,并通过中间媒介传染到人。
穿山甲

穿山甲

据了解,穿山甲是一种经常在中药中使用的长期食用蚂蚁的哺乳动物,在中国是二级保护动物,尽管捕杀、销售穿山甲均属违法,根据法律规定,销售穿山甲的人可能会面临 10 年或以上的徒刑。但在中国一些省份仍有食用穿山甲的习俗,且价格不菲。中国有数十家中药企业在合法使用穿山甲鳞片,可用于治疗疾病,例如皮肤病,月经失调和关节炎等。

近年来,中国、新加坡、越南等地海关都曾破获数以吨计、目的地为中国的穿山甲走私案件。根据央视的报道,就在2019年12月,杭州海关缉私局与温州市公安局联合侦破一起特大走私濒危野生动物及制品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8名,查获走私穿山甲鳞片10.65吨,查证涉嫌走私穿山甲鳞片23.21吨。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曾表示,穿山甲已经成为全世界被盗猎走私最严重的哺乳动物。

目前已知的是,冠状病毒会在哺乳动物和鸟类中传播。而冠状病毒的动物来源身份一直是科研人员在努力回答的关键问题之一。

这项研究的参与者、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肖立华教授在2月7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穿山甲身上的β冠状病毒与人体报告的病毒的亲缘性是高度相似的,也观察到典型的冠状病毒的形态,自然感染的穿山甲在组织上也有病变。
从穿山甲组织中提取的新型冠状病毒电镜照片(来源:华农方面)

从穿山甲组织中提取的新型冠状病毒电镜照片(来源:华农方面)

华南农业大学发言人陈芃辰曾对媒体表示,研究团队仍在撰写、修改论文的过程中,关于数据方面需要等待时日,但他们愿意将研究结果首先披露,是希望能对全国的防疫工作有所帮助。

关于中间宿主,学界看法不一

因为华南农业大学尚未公开完整的科研数据,所以目前很多看法都停留在观望,以及期待论文能够能详细阐述,研究团队在哪里找到了具有相似病毒的穿山甲。

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冠状病毒研究人员 Arinjay Banerjee 表示,有一点非常关键,即研究人员在穿山甲的哪个部位发现了病毒,比如说,病毒是从血液样本还是从直肠拭子中分离得到的。这些问题有助于确定病毒是通过哪种途径跑到人类身上的,以及如何预防将来的病毒传播。

而英国格拉斯哥大学计算病毒学家戴维·罗伯森(David Robertson)表示,在这一消息发布之前,穿山甲就一直被认为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一个潜在中间宿主,因此,研究人员发现了如此相近的序列,是非常有趣的。

事实上,穿山甲不是第一次登上病毒宿主宝座。去年 9 月,广东省生物资源应用研究所野生动物疫病与免疫研究中心研究员陈金平、Ping Liu(音译刘平)等人在 Viruses 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指出马来穿山甲(Manis javanica)可以被冠状病毒感染,甚至导致死亡。

论文中通过在反走私海关收到的 21 头活马来穿山甲进行解剖,并对其基因序列进行分析,得出结论:马来穿山甲所携带的病毒将威胁人类的生命,被冠状病毒感染之后可以导致人类死亡。但是本篇论文并未提及穿山甲类濒临动物如何传染到人类,如何获得到的病毒等。

2020 年 1 月末,有学者在国际病毒讨论论坛 Virogical 上载了已死亡马来穿山甲病毒组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对比实验,发现二者的刺突蛋白氨基酸序列相似度高达 97%,但美国罗格斯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实验室主任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认为,这种研究指的是全基因组序列还是基因组的部分片段,并非全部。

腾讯医典团队也发表说明,称穿山甲是否为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尚不明确,需要进一步研究。

确定病毒的中间宿主需要严谨而复杂的科研过程。以SARS当时做的科研工作为例,港大微生物学系教授管轶与其团队曾在广东大量调研,并且前往当时报道所提到的 SARS 疫源地深圳东门市场取样,以确定病毒的复制样本,“共取了8种动物的25个标本。拿回去研究时,他要求每个标本设三对码,代表头、体和尾,只有三对码的结果都是阳性的才能挑出来作为备选。”

但是,由于这次疫情突然,关于宿主来源,以及取样环节较为复杂。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的冯耀宇教授在7日的发布会上表示:

“我们并没有大规模获得穿山甲样本的优势,实际是应某些单位之邀,因为疾病诊断的原因,让我们判断病因而获得的某些样品,样品量目前并不是特别大,我们也希望有更多样品一道来验证。它(穿山甲)是一个特殊的群体。”

沈永义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称,这批穿山甲不是来自广东,也不是来自某个特定种群。

目前,关于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暂未有其他论文释出,钛媒体也将继续关注这一事件的最新动态。

参考来源: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0364-2

https://www.mdpi.com/1999-4915/11/11/979/htm

https://www.pangolinsg.org/wp-content/uploads/sites/4/2018/06/Aisher_2016_Scarcity-Alterity-and-Value_Decline-of-the-Pangolin-the-Worlds-Most-Trafficked-Mammal.pdf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