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运营商的离职潮,势必比2014年更猛烈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IT
  • Post comments:0评论

运营商

去年曾经写过一篇关于运营商人才流失问题的文章,认为2014年有三波涉及运营商的“离职潮”。第一轮是虚拟运营商对基础运营商的挖角,第二轮是铁塔公司等国企改制带来的人心浮动;第三轮是中国移动员工内部流动,投奔实施改制的各专业公司。

当时,我乐观地认为:有的人选择离开,有的人选择留下,走出去的是精英,留下的也不是孬种。即使一些平时表现得怠惰、懒散的员工,如果有了新的机会,未必还表现得差。毕竟当年他们也是精挑细选的优等生,被逼到角落的时候,战斗力也是蛮强的。

刚刚进入2015年,形势又有了微妙的变化。

 

首先,是国企改制以及降薪的传闻不绝于耳。

相对于电信和联通,中国移动员工的薪酬待遇还算不错,曾经体验过高富帅的生活。然而十年不涨工资,随着GDP、KPI等指标不断上扬,运营商人的工作强度越来越大,但薪酬水平在人才市场上反而逐渐失去竞争能力。

从去年开始,国企改制的声音越来越强,再加上各种检查和审计,有消息称:今年运营商薪酬会有较大降幅,隐性福利待遇也将暴露在阳光下,最终灰飞烟灭。因此运营商员工的薪酬待遇,未来走向只有一个趋势:逐步降低。

继续呆在运营商里求“钱途”已无可能:一是基本待遇已经与互联网公司拉开了差距,更很难有员工持股、期权等奖励机制;二是未来各层级间的待遇差距会被压缩,“升官”也不等于“发财”;三是反腐压力之下,还胆大妄为、冒险伸手的,纯属作死。

 

其次,运营商内部蔓延着越来越严重的免责心态。

解放战争时期,有几支“两头冒尖”的队伍,打仗不要命,屡建战功;但也没少惹麻烦,经常出现违反纪律的情况。建国后和平建设时期,这样的部队被逐一“收拾”了。这并非过河拆桥,而是世易时移,不同阶段需要解决不同的问题。运营商也面临类似的困境。

做事情意味着承担各种风险;而追求效率时,有时会与既定的工作流程发生冲突。大发展时期,管理相对粗放,给个体的灵活度比较高;如今运营商大企业病越来越重,“正确地做事”远比“做正确的事”重要;或者说流程合规才意味着这个事情是正确。创新发展遇到的阻力越来越多,前进的步子越发沉重。

不管是不是国企,发展到一定规模的企业都会面临类似的问题。船身太大很难掉头,所以确定前进路径后,就必须沿着这条路线一直走下去,做不到快速敏捷、以变应变;也正因如此,巨无霸企业都难以容许组织内部成员过分的个性化和随意性。目前互联网企业处于初创期,个性化的创新得到充分地正向鼓励;而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也将面临类似的问题。只不过免责、无为的状态与国企的机制更容易融合,因此问题暴露得也更突出。

 

第三,组织调整和人员变动使运营商员工逐渐失去归属感。

最近流行这样一个段子:运营商员工经常在微博上哭穷抱怨,网友评论说:“你们运营商哭穷,为何不辞职?”运营商员工奋笔疾书回复道:“这跟你妈抱怨你爸没钱没权没长相又不愿意离婚的道理一样,因为你妈已经把青春和美色都给了你无能的爹,你妈还有什么资本离婚呢?你妈就不能抱怨抱怨么?”

这个段子在运营商内部很容易引起共鸣,所谓“XX虐我千百遍,我待XX如初恋”。运营商很多中层骨干、中年员工与企业共成长,他们见证了运营商的发展历程,因此对运营商的发展困境感同身受,往往是一边抱怨一边努力工作,正是这样中坚力量与运营商共同度过一次又一次的难关。

虽然工作辛苦压力大,但只要工作热情还在,遇到再多的困难也能坚持;然而遇到重组或者大的机构调整时,员工往往会产生“被组织抛弃”的情绪,这才是最伤人的。而且,大家都很优秀的情况下,组织调整带来的人事变动也难说绝对公平,用人过程中出现不和谐因素,也容易导致员工士气受挫、情绪不稳。各家运营商中,目前中国移动的组织和人员最稳定,对企业的忠诚度和荣誉感最强;而电信与联通的员工则在一次次地重组、调整、轮岗中,渐渐失去了热情。

无论是铁塔公司还是专业公司,无论是人事调整还是行业重组,面对种种不可知不可控的变化,都让运营商员工从动心到分心最后寒心。等到那颗曾经滚烫的心冷下去的时候,还能有什么魔法让他重燃希望,点亮未来?

待遇留人、事业留人、感情留人,是留住人才的三种手段。而今,运营商员工待遇下降,事业发展遇到重重不可控的阻力,对企业的感情又屡受打击。运营商靠什么留下精英,留住人才?

离开是一种解脱,留下是一种坚忍。有朋友对我说,他身边离开体制的人没有感觉不好的,不管创业成功与否,都获得了一份自由。离职的原因,不再是因为新工作的吸引与诱惑,而是出于对现有工作的失望与不满。这样的情势下,2015年运营商的离职潮势必比2014年更猛烈;而留下的运营商人来说,即将面对的不止是降薪之苦、转型之痛,还要承担各方面的压力,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放弃努力混日子,靠昔日的辉煌和体制的庇护度过余生。

这时,我只想到一个词:向死而生。

钛媒体作者介绍:宁宇,中国移动部门经理,资深行业观察者;微信号:尚儒客栈】

(关注更多钛媒体作者观点,参与钛媒体微信互动(微信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