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京东健康、美团遭“大手笔”减持,平台经济板块何时迎来估值修复?| 财经专栏

京东健康、美团遭“大手笔”减持,平台经济板块何时迎来估值修复?| 财经专栏


京东健康,美团遭减持,盘中两者的跌幅更是触达14%和6%。

京东健康,美团遭减持,盘中两者的跌幅更是触达14%和6%。

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恒生三大指数全线收跌,恒生科技指数更是出现3.29%的跌幅。整个互联网科技板块出现大幅下挫,哔哩哔哩大跌6.67%,阿里健康也跌超5%,阿里、京东股价跌超4%,腾讯也大跌超3%。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健康以12.4%的跌幅领衔科指成分股,美团跌幅则达4.5%,盘中两者的跌幅更是触达14%和6%,而两者的跌幅均来自大股东的“巨额减持”。

5月4日,京东健康和美团市值合计蒸发超800亿港元。而截至发稿,5月5日两者股价均有所回升,京东健康现总市值1429亿港元,美团总市值1.05万亿港元。

据香港交易所股权披露资料显示,京东健康大股东刘强东在5月3日以平均每股49港元的价格,出售499.76万股京东健康股票,套现2.45亿港元。减持后,其于京东健康持股量由68.82%降至68.66%。此前4月29日,刘强东以平均每股50.67港元的价格,出售384.28万股,套现1.95万港元。连续两次减持,刘强东合计套现约4.4亿港元,为刘强东自京东健康2020年底上市以来首次减持。而京东健康股价连跌两天,一举失守10天、20天及50天线。

根据京东健康近期发布的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金恩林持有京东健康0.02%的股权,刘强东直接和间接控制68.94%股权,辛利軍持股为0.96%。

京东健康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营收分别为55.53亿元、81.69亿元、108.42亿元、193.82亿元、306.82亿元;毛利分别为13.8亿元、19.79亿元、28.12亿元、49.17亿元、71.97亿元。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年度盈利分别为1.79亿元、2.15亿元、-9.72亿元、-172亿元、-10.73亿元;年度扣非净利分别为2.09亿元、2.48亿元、3.44亿元、7.32亿元、14亿元。

2021年研发开支为8.9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6.09亿元增长46.6%。

针对减持京东健康,相关机构表示,京东健康自营业务维持强劲增长,同比增长56.1%。该增长归因于京东健康进一步提升供应链管理能力和效率,为用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体验。截至2021年12月31日,健康平台使用了京东物流全国范围内的19个药品仓库和超过400个非药品仓库。除了自营业务,在线平台业务依托于庞大的用户群体,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第三方商家加入,与自营业务形成了强大合力,为用户提供了更为丰富的产品品类。目前,京东健康在线平台上拥有超过1.8万第三方商家。立体的供应链优势对京东健康的发展做了很好的支撑。

同一天,红杉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美团独立非执董沈南鹏也减持了美团,其先后于4月27日及4月29日,合共减持美团股份4295.72万股。

联交所资料显示,美团非执行董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上周两度分别按场外及场内减持美团股份,合共套现近62.3亿元,持股比例由3.98%降至3.19%。其中,4月27日,沈南鹏场外按每股平均价144.78元,减持4245.72万股,套现近61.47亿元。其后于29日在场内按每股平均价159.497元,减持50万股,套现近7974.85万元。

就在沈南鹏减持前不久,美团执行董事兼创办人王慧文,于4月13及14日共减持74.88万股,套现1.16亿元。持股比例由0.37%降至0.35%。据悉,王慧文自2020年以来已数次减持美团股份,其在美团的职位也由台前渐转至幕后。而据美团2020年末的内部信来看,王慧文已顺利完成交棒,或准备“按计划退休”。

除了沈南鹏,近期净卖出美团的机构也都“手笔不小”。富途数据显示,净卖出美团排名靠前的券商为美林证券净卖出74.5万股,中信里昂卖出34万股,华兴证券与大和证券合共卖出32万股。净买入方面,富途与瑞银净买入量分别为45万股与43.6万股,摩根士丹利与中银国际各净买入超20万股。

根据公开信息,目前美团前五大持股公司分别是:腾讯旗下的淮河投资持10.16%;王兴家族基金皇冠控股持7.98%;腾讯全资子公司Tencent Mobility Limite持6.44%;红杉资本持4.45%;穆荣均家族基金Charmway Enterprises持1.93%。

前四大持股人分别是,美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兴持8.41%;红杉资本沈南鹏此次减持后现持3.19%;美团执行董事兼联合创始人王慧文持0.35%;美团执行董事兼联合创始人穆荣均持0.21%。

美团年报显示,2021年其实现营收1791亿元,同比增长56%;经调整亏损净额为156亿元,上年同期经调整净利润为31亿元。

就此业绩来看,美团去年仍是中国增速最快的互联网巨头之一,在收入过千亿的互联网企业中,美团2021年同比增速56%,远远高于腾讯的16%,阿里的20%,和京东的27.6%。

就减持美团,相关机构表示,减持可能对投资情绪造成一定负面影响,但机构认为美团基本面仍然稳固,重申继续将美团视为其在中国互联网板块的首选。多家机构重申对美团做出超配评级,认为美团与其他互联网平台巨头相比,美团核心增长更快,其业务所面临监管风险较低;美团若与其也电子商务企业相比,所面临竞争风险更低。预计公司至2023年的营运溢利、纯利及自由现金流将出现拐点。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是平台经济的节点一年,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国家正式设立国家反垄断局成立局,对大型互联网平台反垄断的加大了执法力度。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多家互联网平台开除罚单,尤其令人瞩目的是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我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在中国境内网络零售平台服务市场实施“二选一”垄断行为作出的行政处罚,以及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依法对我国互联网平台的另一巨头——腾讯公司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等。

同年,工信部启动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银保监会加强了与网络平台企业的沟通交流。2022年3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专题会议上强调,关于平台经济治理,有关部门要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方针完善既定方案,坚持稳中求进,通过规范、透明、可预期的监管,稳妥推进并尽快完成大型平台公司整改工作,红灯、绿灯都要设置好,促进平台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提高国际竞争力。

2022年4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了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完成平台经济专项整改,实施常态化监管,出台支持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具体措施。这意味着,一年多来,我国监管机构对平台经济的专项整改已经取得显著成效,平台经济专项整改即将收官,平台经济的监管将进入常态化,同时,国家将出台具体措施进一步支持平台经济的发展和繁荣,平台经济将进入新发展阶段。

有机构表示,国内当前的各项政策可以有效地保障互联网行业的有序平稳发展,前景值得期待,我国互联网步入成熟繁荣期,龙头效应持续显现。多家券商认为,随着支持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政策落地,平台经济板块有望迎来估值修复。(本文钛媒体App首发  作者 | 李如嘉   编辑 | RosemaryLTZ)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